第619章 合家欢,聚缘

    等连翘他们离开之后,就剩下她和刘镖头和不远处四个侍卫,柒洛才觉得此时更为尴尬,小心翼翼的解释道。

    “嗯?不累?那……嗯?你说什么?没有娶亲?不会误会?什么?求之不得?这……刘大哥你……”只见刘镖头在桌上用手指蘸了茶水,写了几个字回应她,柒洛边看边念,从惊慌到疑惑不安,脸色愈发沉重。

    “别……:别拿我取乐……”终于,柒洛不敢再看下去,自我解围道。

    “不是取乐?可……我已经嫁为人妇!我不可能……什么?你不在乎?可我们并不熟悉啊!大哥你……你怎么知道我有身孕?

    啊?你想保护我们……永远?呜呜……刘大哥……你……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心好乱,是啊!你很好!

    我也想遇到个可以常陪伴在身边,保护我们,给我安全感的人,可……我们……我们真的不可能了……一切都不可能了,你我的相遇太迟了!”柒洛从刘大哥反复回应的“是真心的”几字中深深感受到了他的执着,不得不重新审视他的话。

    又等了两日,终于,芷兰苏醒了过来,可是,身体仍然十分虚弱,不能经历旅途劳顿,柒洛无奈,只好把连翘还有两个侍女,四个侍卫留下照顾她,自己带着小慕洛在刘镖头互送下先行离开了。

    终于在十日后到了紫晏王宫,柒洛跟太后乐正尹见面那一刻,两人泪流满面,却久久说不出话来,只剩抱头痛哭。

    在场的太子和众侍女见此场景全都感动的默默随着他们小声抽泣着。不等太后询问,柒洛就在众人遣退后,将肩头的羽翅印记露出给她看。

    太后看见那二十六年前自己亲眼见过的印痕如今虽变大了,可依旧是当年的线条,形状,心中感慨万分,泪如雨下,两人抱在一起,哭泣着,诉说着。

    而整个紫晏宫中的人,早已在柒洛来之前就被如今的紫晏王,柒洛的皇兄告知,柒洛很可能是失散多年的尊翊长公主,对太后跟柒洛重逢的喜极而泣并不惊讶。

    “让他走!本宫不想看到他!”半个月后,柒洛的正式册封典礼举行了,她的身份得到皇室和文武百官的认可,终于,经过十几年的艰辛,她找到了自己的亲生母亲,找到了自己的家和亲人。

    只是,这时候,秦明烨对希罗王后多年追杀她,迫害她导致她亲近的人受重伤一事,竟然不了了之,秦明烨竟然真的只是罚王狗南宫月尧禁足数月,就算是惩罚了,而偃月竟然在最后时刻,为了拖住王后再派人对柒洛不利,暴露了身份,被王后的人暗害了!

    当柒洛收到李夫人派人秘密送来的信时,万念俱灰,在也不对秦明烨抱希望了,不对那个希罗国抱希望了。

    她只想好好守着自己的母亲,祝福她能挺过去,长命百岁。可恰恰在此时,秦明烨亲自来接她了,柒洛气的见都不想见他,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他。

    “芷兰,将这封信给他!告诉他,既然选择了就没什么好解释的,他有自己最珍视的人,我也有自己最在乎的人,既然如此,我们就再也不是兄妹了!让他今后不要再来找我!否则,我诅咒他的王后早日地狱!”

    芷兰手中拿着柒洛寥寥几行的信,还是第一次听她如此憎恶的跟秦明烨说话,尤其最后一句怕芷兰惊的带愣住了,她,这是真的被逼急了。

    说来,也神奇,想不到对柒洛痴迷追逐了这么多年的秦明烨竟然了见了信,听了芷兰的传话,竟然真的不在纠缠柒洛了,留下个寂寥失神的背影就灰溜溜的离开了。

    “茯儿!你这身子渐显,为何不想想找他的父亲?将来他出世,有权知道他的父亲是谁啊!再说,总是你不告诉,他就不会问吗?他会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吗?

    茯儿,不如,就让宝熠王跟你再见见,有些误会当着母后这些长辈的面兴许就迎刃而解了,再说,他是母后从小看着长大的,人品并不坏,还是个执着的孩子,不会对你真的那般无情的。”

    正式授封后,柒洛有了自己的宫殿,可依旧常常赖在太后宫中,每日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就连自己带的秘密都说给了太后听。

    太后一心想要撮合她和王隽苓破镜重圆,可总是被她不动声色的换了话题。今日,王后不想再将这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搁置下去了。她想再次试着说服柒洛。

    “不!母后,茯儿不想见,他不是早就有了侧王妃和那些妾室了吗?侧王妃才是他最爱的人,茯儿不想破坏别人的幸福,更不想当摆设看着人家恩恩爱爱,被人嘲笑。

    不是茯儿执拗,而是……经历了那么多,茯儿真的累了,再也经不起别人的背叛和轻视了,一次次看着自己在意的人最终选择了别人 对别人呵护关怀。

    儿臣想,兴许,这辈子,儿臣注定遇不到那个真正在乎儿臣的人吧。倒不如就如此过下去 也挺好。”柒洛实话实说道。对于自己的母亲,她什么也不想隐瞒,何况,当初她确实对王隽苓动了真心。

    只是,她迟钝的后知后觉,又太过在意自己和王隽苓的身份和年龄差距,可等她开始明白自己的真心时,王隽苓又不在意柒洛了,后来还在她面前愈发宠爱薛姣,就令柒洛完全失了信心。

    “不!那个人在!他一直都在!”当柒洛再次要结束这个话题时,突然,太后宫中正殿的大门开了。

    柒洛闻声惊讶回头,只见一个身材挺拔气质非凡的男子逆光而来,跨过了门槛,一步步逼近自己。每一步都是如此稳健。待看清来人打扮,柒洛不禁惊讶道:

    “什么?刘大哥?你!你怎么在这里?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不!你怎么会说话?这声音不是……”

    “对,是我的声音!我一直都会说话,只是,因为我就是你早就应该嫁的人!”刘镖头再也不想耽误时光了,解释的话都没有,直接摘掉了自己头上的帷帽 瞬间,面纱随着帷帽消失了。

    此刻 他的脸真实的暴露在柒洛面前。不!这张脸不仅不丑 还俊美无双,干净的不然纤尘,他竟然就是王隽苓!

    “什么?王隽苓!宝熠王!怎么会……”柒洛慌张的望着他,此刻再看太后 却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大殿。此时 这里只剩他们两人,柒洛再也不好躲闪了!

    “是我!你的夫君!我们早该说清楚的,如今,已经没有任何人妨碍到我们了,那个女人,她,不配做我的侧妃。

    她知道我对你念念不忘,有一次自己失口说出了对你的谋害,而我一直在自责中度日,我没有娶她,也没有娶任何人,一个小妾都没有。我,没碰过你以外别的女子!柒洛,你不是说要报答我吗?

    就用你的一生吧!待在我身边,做我的王妃,我唯一的女人!太后身体不好,难道……你要让她一直忧心吗?难道你希望咱们的孩子出生就没有亲生父亲吗?”王隽苓终于不再顾及其他,句句发自肺腑,坦诚道。

    “不!我不想!不想!我已经为了找寻生父生母历经磨难了,我的孩子不能重蹈覆辙!我也想母后身体康健!”

    柒洛被他的话逼得无力招架,想起与他相识的点点滴滴,再到他办成刘大哥不惜数次冒着生命危险,不顾自己王爷身份到异国救他们与危难之中,柒洛就难以残忍的拒绝他的请求。

    “好!做我的王妃!你是柒洛也好,尊翊公主刘祯茯也好,不管你是谁,什么地位背景,我只记得你是我的王妃!无可替代!”终于,王隽苓一口气说完了自己想说的话,不再多言,默默等候着柒洛的回复。

    一个月后,一则举国震惊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紫晏,甚至是中州其他三国:紫晏失而复得的尊翊公主刘祯茯和她满月时就定亲的曳池宝熠王王隽苓成亲了!婚后暂时留在宫中陪伴生病的太后,两年后回曳池。

    半年后,又一则喜讯传遍了整个紫晏和曳池,柒洛和王隽苓的孩子诞生了,是个小世子!曳池王因此带着王后亲自敢来探望,太后乐正尹喜悦的抱着亲外孙,乐的合不拢嘴。

    大殿外的玉带桥上,刘祯茯与王隽苓并肩而立,望着莲花盛开的碧绿池水,幽幽问道:“若是当年你我不在那个除夕夜相识,若是后来我没有去曳池拜访民间舞艺传人,若是当初我们不曾定亲,你我会有今日吗?”

    只听王隽苓柔声笃定道:“只要是你,就会!”

章节目录

沧海遗珠不了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山水翩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水翩翩并收藏沧海遗珠不了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