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章  大结局

    古蕴是没有想到,他一开口,自己心脏竟然猛地缩紧,这也让她明白,傅夏清说的话,是说中了她的心事。

    “不,并不是这样的……”

    “不可否认你对我的感情不包含着真心,但我觉得那仅仅限于最开始的时候,到后面,这份感情便开始变质,名为一种叫‘嫉妒’的东西,你仅仅羡慕我跟阿洛的感情吗?”傅夏清打断她的话,继续一字一字的问道。

    “不……”在傅夏清的询问下,古蕴霎时间压根掌握不了自己的语言,她有万千句可以用来反驳傅夏清的言论,但在此时,她却说不出一个字。

    的确,内心深处,她不可置否的承认了傅夏清的观点。

    洛霁有好的出身,以至于她生来就拥有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可越是这样完美的人生,于她不幸的人生来对比就会显得越发刺眼,她想毁掉,毁掉这样向往而又得不到的东西。

    就像苏菀晴,见到她的第一眼,古蕴的心底就已经在想着将她踩在脚底的滋味。

    “原本的你,学成归来,工作稳定,大家会尊敬的喊你一声‘古医生’,病人信任你同事赞赏你,没有人会知道你曾经是街区的站街女,就像你自己说的那样,你的人生已经被改写,可你现在的样子呢?”傅夏清上上下下打量着她,“你后悔吗?古蕴。”

    似乎这一句是说到了古蕴的痛处,亦或者今晚全部的话像是在古蕴心脏上扎针,古蕴别过脸去,即便眼前是自己朝思夜想的人,她的口气也带上了几分不悦,“如果你只是因为洛霁和傅清寒的事情想把气撒在我身上,我也只能忍受了,因为是你,我也情愿。”

    看似温柔而又卑微的字眼,实际是在傅夏清心口上撒盐,她将话题转到了洛霁身上,也算是告诉着傅夏清,眼下他最要关心的是这些,而不是自己身上那些破事。

    “阿洛和寒寒,一个挚爱一个至亲。”傅夏清几分苦笑,他抬头看向皎洁的月亮,“你觉得我该怎么选?”

    “这件事过于仓促,想必是避着你的,她的心意你应该明白的。”古蕴轻声说道,虽然她也很奇怪傅清寒到底使了什么手段才让洛霁愿意跟他在一起,但眼下她实在是无瑕顾忌这些,那个男人紧紧逼迫,她必须要抓紧时间把傅夏清拿下。

    此刻,古蕴看向自己空落落的双腿,她实在是恨自己是个残疾,如若多一双腿,她现在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行动多有局限。

    但只要她抓住了傅夏清,抓住这个男人,她的后半生,就算是个残废,也无所谓。

    傅夏清没有接话,从他低头间长而卷翘微微颤抖的睫毛便可以看出他的无措。

    古蕴轻轻按上了他的手,认认真真道:“一切都会变好的。”

    这句话似是在对傅夏清说,也像是在对自己说。

    男人的效率出奇的快,他在三天内就将所有的事情全部准备好了,对于他们这种为了钱可以干出任何事情的人,古蕴没有任何的惊奇,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巧合,古蕴求婚这天,正好的国内傅家举行婚礼的时候。

    几天里傅夏清意志消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那些话起了作用,他没有赶回国内当着洛霁的面问清楚,或许在他心里也明白,既然他们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他回去只不过是徒增尴尬罢了。

    古蕴的计划是在市区的一家教堂里,自己先行离开,等傅夏清来找自己的时候,仪式正式开始,但为了防止计划有变,她拜托男人守在公寓附近监视傅夏清,一旦他有离开M国的意向,立刻通知她去拦截,里外呼应,古蕴这才敢放心离开。

    于是在这天清晨中,古蕴起了个大早,她对着镜子化上妆,又费力的穿好了男人送来的礼服。

    镜中的自己依旧妖媚,是男人喜欢的美丽皮囊,但到底她的美貌只能看上半部分,腰部以下的是她自作自受的丑陋。

    【你后悔吗?】

    傅夏清的话重新回荡在耳边,古蕴愣了愣,正要涂抹的唇釉从手中滑落,摔在地上清脆一声,古蕴低头看去,瓶身已经四分五裂,鲜红的唇釉从瓶身倾泻而出,像极了鲜血,刺目的很。

    【她后悔吗?】

    走出门,阳光正好,古蕴伸手挡了挡阳光,遮住刺的发疼的眼睛,上了车,她回头望了望公寓,随即给傅夏清发了消息。

    [我有事情想跟你说,是关于之前你问我的那些答案,所以,来找我吧。]

    古蕴闭上眼睛,心中难得的平静。

    或许是因为傅夏清和洛霁终于分开,亦或者是她的目的终于达到,从回国到现在,她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不管傅夏清接不接受自己,不管之后会不会有第二个洛霁,她都会死死的缠着他一生一世。

    就算不是爱,就算因为自己内心的不平和嫉妒,她已经走到这一步,她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她付出了这么多东西,势必要得到最后的回报。

    而傅夏清,则是她最后胜利的果实。

    傅夏清站在二楼,他抬手擦了擦眼镜上莫须有的灰尘,暗淡的眼眸里察觉不到一丝情绪,罗青霖站在他的身后紧紧抿住双唇,等着傅夏清开口。

    “走吧,不要让她等着急了。”

    说罢他转身,从衣架上取下自己的外套,罗青霖闻声,握紧了手中的东西,紧跟其后。

    古蕴离开后,又有两辆车离开了别墅,但到了岔路口,两辆车一左一右,相背离开。

    礼堂已经布置好了,古蕴推动着轮椅走了进去,唯一令她不大满意的是,里面除了她以外只有一个神父,空荡荡的,显得格外凄凉。

    但她的确没有什么朋友或者亲人可以请,傅夏清那边更是那样,他那边的人,怎么会带着祝福的心情去看待这件事?

    古蕴看了看手机,傅夏清还没有给自己回复,他不会有什么变化吧?

    古蕴心中一紧,她连忙掏出手机给男人打了个电话,却在等待通话中,她听到一阵手机铃声在门外响起,正疑惑着,门被大力的推开,刺眼光芒使得门外的人只能见个黑影,他一步步的走进,等古蕴习惯视线后才看清来的人是谁。

    竟然是,那个男人和罗青霖。

    比起傅夏清在不在,古蕴更忧心的是罗青霖怎么会跟这个男人一起过来,她的心随即紧紧的揪了起来,不明所以的看着男人。

    “怎么回事?”

    古蕴害怕的推动轮椅往后退去。

    罗青霖笑了笑,“这么紧张干嘛,我是来参加你的婚礼的,新婚快乐哦!”

    “婚礼?”古蕴不明所以,“夏清呢?”

    男人走近至她的身边,他紧了紧领带,抬头对着神父说道:“神父,快开始吧,我赶时间。”

    “你这是什么意思?”古蕴试图逃离开来,人自身的警觉意识告诉她这并不是什么好事,但奈何她现在的行为压根不能被自己所控制,轮椅被男人死死的按住,挣扎几番后古蕴狼狈的摔在了地上。

    “你到底要干什么?”

    “当时是举行婚礼啊。”男人无所谓的笑了笑,他转头看向地上的古蕴,丝毫没有想要将她拉起来的想法,“我跟你的婚礼,开心吗?”

    如惊天霹雳,古蕴疯狂在地上往后挪动,试图离开男人,背后撞上腿,古蕴抬头看去,见罗青霖站立在身后,他低下头来,眼里尽是冷漠和嫌恶。

    “夏清在哪?你带我去找他,他说过不会丢下我的!”古蕴试图去抓住罗青霖的手,却被他躲了开来。

    “你们不能够这么做!”古蕴感受到莫大的恐怖和心慌,她看着男人无所谓的态度和罗青霖的冷漠,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是傅家的养女,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养女?”罗青霖冷笑道,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点开音频。

    “你也知道我是傅家的养女,等我正式得到傅氏的股份,钱的事情我不会亏待你的……”

    自己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古蕴不可置信,她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和男人的对话竟然被录了下来,她恨恨的看向男人,男人摊摊手道:“别看我,这可不是我做的!”

    “我为了找你勾引傅夏清的证据,放了监听器在你病床上。”罗青霖笑了笑,“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傅夫人听到这段录音,还会认你做女儿吗?”

    罗青霖顿了顿,“她会情愿这辈子都没有认识过你!”

    “不不要,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这么做,我好不容易得到现在的一切,求求你不要破坏它!”古蕴嚎啕大哭,她死死的拽住了罗青霖的衣角,卑微的乞求着一丝希望。

    “我当然不会破坏,少东家对你已经是莫大的仁慈了。”

    罗青霖对男人使了个眼色,男人走上前来将古蕴拖拽到轮椅上,对着神父道:“快点吧,走个过场。”

    “你要干什么?我不要!我不要!”

    古蕴死死挣扎,男人也随之无趣,他松开手道:“既然你说不要,那就连仪式都给省掉吧!”

    罗青霖从口袋中掏出文件递给男人,语气和善道:“以后她就是你合法的妻子了。”

    “你们干了什么?”

    古蕴听到这句,抓狂万分,但现在的她显然没有任何的能力可以摆脱这一切,男人被她吵的不耐烦,他接过罗青霖递来的卡,转头甩了古蕴一巴掌,“你以为我想娶你这个残废?”

    这样粗暴的对待使得罗青霖眉间一皱,他干咳一声,转头看向古蕴,轻声道:“少东家让我给你带句话,这才是真正的他。”

    古蕴含着泪,茫然的看向他。

    “从你接道那通电话开始,这个局就已经为你设了下来,你故意在我面前勾引少东家是想要让我跟洛小姐说,让洛小姐受伤,傅二爷趁虚而入,你好得到少东家,殊不知,他们也是这么配合你的,步步引你入笼。”说到这里,罗青霖无奈的笑了笑,自己倒也成了这局中的一枚棋子。

    “我的出现也是傅少爷安排的。”男人接了话腔,“你应该不知道傅家到底有多大的能耐,找到我实在是太容易了,他把我送到你的面前来就是要逼你,他要我娶你,呵呵……就是要让你活着,从此备受折磨,当然我也无所谓,我跟你说过,我为了钱,什么都干的出来!”

    罗青霖蹲在了古蕴的面前,她的面上已经了无情绪,眼神中一片晦暗,仿佛被人抽去了灵魂,浑浊的眼泪滑过被扇红的脸颊,最终滴落在衣襟上。

    她败了,败的彻底。

    “烨都华庭的事情,也和你脱不了干系吧?”罗青霖眼神发狠,“为了阿语,我会让他好好‘照顾’你的。”

    古蕴置若未闻,眼下的一切除了死亡才能解脱,但她现在被人把控的人生,连死亡都是一种奢望。

    男人推着轮椅离开,他和罗青霖说的话在古蕴耳中逐渐缥缈,古蕴的眼中逐渐浮现出傅夏清的模样,那个夜晚,车外的路灯照在他的侧脸上,唯有冷漠。

    因为洛霁,他会出手救她,因为洛霁,他会允许自己成为他的朋友,没有洛霁,她什么都不是。

    呵呵……

    好可笑,可笑的人生。

    此时在A市最顶尖的酒店中,洛霁对着梳妆镜里的貌美新娘深吸了一口气。

    “来来来张嘴,别给自己饿傻了!”

    吕薰快速的舀了一勺汤圆吹凉了送进洛霁的口中,为了不破坏唇妆,洛霁只能张大嘴巴接住。

    “谢了好姐妹!”

    吕薰眼红了红,半晌才说道:“谢啥啊谢!跟我还客气什么!”

    洛霁瞅着她眼睛红了,挠了挠她的痒痒肉道:“别哭啊,今天可是我结婚的好日子!”

    “是是是!”李思雨抽了张纸巾递给吕薰,“这么好的日子,我们要开开心心的送阿洛出嫁!”

    “知道啦!”吕薰快速稳定住情绪,她小心翼翼的扶着洛霁站起身来,“走吧,别让新郎等着急了!”

    洛霁抿唇笑了笑,在好友的搀扶下,她以最美的姿态走出了门。

    傅清寒早就等在了门口,他听着声音便立即转过视线,看着身穿婚纱款款而来的洛霁,一股热泪冒上眼眶,却被他死死的压了下去,唯有红了眼眶。

    “你今天,真的很好看。”

    洛霁抬头,眼前的男人眼睛泛红,情绪很显然是在他极力的压制之下,洛霁轻轻笑了笑,时光好像回到了那天在学校里,傅清寒说完那一番话后。

    “如果当时上高中的时候我还像初中时那样缠着你,喜欢你,你是不会喜欢上我的,就像苏菀晴一样。”

    “好好的你提她干什么?她就是一个疯子!”

    “那初中时候的我对你来说,不也是个疯子吗?”洛霁轻轻笑道:“寒寒,你好好想想,那个时候我很想很想跟你在一起,你走到哪里我都跟到哪,逼你在别人面前承认我跟你的关系,甚至去动手报复除了我之外的所有女生,你对那时候的我真的没有厌恶之情吗?”

    傅清寒说不出话来,他不可否认,那个时候的洛霁,他的确厌恶。

    不用傅清寒回答,洛霁早已明白了答案,“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不喜欢你了吗?不是我凉薄,也不是我没有认真对待对你的这份感情,是因为,上辈子的我,为了你,跳楼自杀了。”

    傅清寒抬头,眼瞳放大,他倒退了几步,皱着眉头道:“你在说什么?”

    “上了高中之后我依然疯狂的追求你,你烦不胜烦,从未给过我好脸色,后来你跟苏菀晴在一起了,我嫉妒到发狂,用各种各样的手段去对付苏菀晴,也因此,你对我更加的厌恶,后来,我利用卑鄙的手段怀了你的孩子,傅妈妈逼迫你跟我结婚,我以为结婚后为了孩子你会接受我,但我想错了,婚后,你跟苏菀晴的事情大胆到丝毫不避讳媒体,我知道,你这样做,是故意告诉我,即便我拴住了傅家少奶奶的位置,也得不到你的心。”

    被自己遗忘的回忆又在叙述中重新翻涌而来,洛霁咽下嗓子里翻涌上来的腥味儿,她继续说道:“后来孩子出事了,那么小的孩子被你忘在了车子里,我也因为这件事疯掉了,我让夏清哥哥开车带我去找你,路上出了车祸,他也……”

    说道后来,洛霁深吸一口气,她质问道:“所以,你觉得,我还怎么能跟你继续在一起?”

    “你说的事情……是不是做了噩梦啊?”傅清寒有些不知所措,他不信世界上有什么牛鬼神魔,也不信这些莫须有的事情,但洛霁说的实在是过于真实,真实到,好像自己的确是会做出这些事情的人。

    洛霁看着他逃避的模样,不觉冷笑道:“你看,你不信我说的话,但你不可否认,你会做出这些事情来,当初我要是继续喜欢着你,今天的我就是苏菀晴那副模样!”

    “阿洛,我……”

    “苏菀晴说的没错,你对我的感情不是喜欢,是不习惯,是在我这找不到存在感了,傅清寒,所有人都得喜欢你?都得承受着你的厌恶?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让一个一直被你伤害的人得不到解脱呢?你看看现在的苏菀晴,你喜欢她吗?你喜欢吗?我当初就是现在的她,你喜欢吗?”

    洛霁步步紧逼,直到站在了傅清寒的面前,她仰着头,眼里有泪光。

    “我对你的感情,用死亡来了结,所以我很早很早就跟你说过,这一世,我不想再跟你有什么瓜葛,你对我的喜欢,真的无法让我感动。”

    傅清寒怔怔的看向洛霁,他已经被逼到了墙角,冷冰冰的墙面凉的他透彻到心扉,他靠着墙慢慢的滑坐下来,空洞的睁着眼,一滴滴泪缓缓滑过。

    心仿佛被挖去了一块,很疼,很难受。

    他自以为自己改过了就可以得到洛霁的原谅,他自以为自己对洛霁的伤害并不深,他感动于自以为的深情,实际上,他什么都不是。

    “夏清上辈子因为我对你的选择,他藏住了全部的感情,在最后才对我吐露出一切,这辈子,我要选择他,这个爱了我两辈子的男人,我在他这里,真正理解了什么是感情,什么是爱。”提到爱人,洛霁嘴角温柔的轻轻弯起,“所以我很爱他,很爱很爱。”

    ……

    “在想什么?”

    洛霁的轻声询问将傅清寒从回忆中拉了出来,他眨了眨眼才回过神,对着洛霁笑道:“没什么,走吧,别让我哥等急了。”

    洛霁抿唇一笑,轻轻的拉起裙摆,面前的雕花大门随着音乐缓缓拉开,精致而又梦幻的婚礼舞台已经在等待着她,所有的宾客安静下来,目光所至处灯光独洒在洛霁一人的身上,洛霁看着前方,那里有一个笔直站立着的高大身影正面带温柔笑意看向她。

    [阿洛……]

章节目录

重生校园女神:傅少强势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不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够并收藏重生校园女神:傅少强势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