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 祝永远幸福(全文完)

    容逾安成亲那天,举国同庆。

    秋光明媚,微风习习,十里红妆,一直从容府铺到京城城门口。

    两侧无数百姓涌动,人影攒攒,呼喊声、吆喝声、欢笑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容逾安骑在高头大马上,早早的就侯在城门口,等待他的新娘。

    他从没觉得,时光如此漫长,等待如此煎熬。

    熹微的露气,被不断升起的冉冉太阳蒸腾消散,容逾安频频询问时辰,惹得手下人捂着嘴偷笑。

    他不在意。

    约莫等到快正午,原本闹哄哄的城门口,忽然变得更加嘈杂拥挤,人潮涌动,不约而同的朝着声音来源看去,容逾安手心布满细密的汗,他的心止不住的砰砰乱跳。

    “来了!”

    手下人欣喜的叫道,容逾安催动马儿,缓缓朝着小鱼儿走去。

    他激动,他紧张,他满怀欣喜。

    先看到的是走在队伍前面的侍卫宫女,长达五天的奔波,每个人脸上,隐约透露疲惫。

    容逾安看向那辆奢华的马车——

    他的小女人就在里面!

    手下的人在旁边提醒,容逾安稳住心神,如此重要的日子,他希望给小鱼儿一个完美的体验,自己千万不能出了差错!

    一路上容逾安小心翼翼,直到来到容府跟前,他亲自下马,将小鱼儿从马车中迎接出来。

    车门缓缓打开,他的眼睛从未离开过,定定的看着她。

    一身大红喜服,她身姿曼妙,乖巧的站在那里,容逾安握住她的小手,放在掌心缓缓的揉捏。

    似乎感受到了她的害羞,容逾安轻笑了声,低低的道,“不怕,我在。”

    不管发生什么事,从此以后,我都在。

    所以,你不要怕。

    容逾安为这一天,准备的很充分,一切顺利进行。

    他们成亲,他们行礼,他们一起送进洞房。

    红烛帐暖,春宵夜短。

    容逾安成亲后,依旧和容玄方朵朵住在一起,小鱼儿不能更同意。

    日子过得清闲。

    他们隔壁就是席煜和蔺静的宅子,不过席煜和蔺静,在家的时间并不长。

    席煜是个生意人,近年来生意越做越大,常年各地的来回跑。

    同为夫妻的蔺静,自然追随。

    于是原本一个人到处跑,现在携家带口的到处跑,虽然辛苦劳累,小鱼儿却懂其中的甜蜜。

    但他们好在每年的夏天都在京城里度过,小鱼儿便抓紧时间,时不时的跑过去玩耍。

    小鱼儿和方朵朵关系好,经常在一起吃茶赏花。

    如今容玄和容逾安,在朝廷里面当差,都是让人艳羡的官职,每日都有不少想要巴结的人,在外人眼里,搭上容府,自然是件天上掉下来的大好事。

    因此,京城里的名门贵妇,时不时的就会让人上门递个帖子,邀请方朵朵和小鱼儿,一起去坐坐,顺便叙叙旧。

    每每收到这种帖子,方朵朵都瘪瘪嘴,“和她们有什么好叙的?”

    容玄便宠溺着她,“没什么好叙的,便不去,你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在整个京城,还没有人敢寻你的不痛快!”

    这话是实话。

    方朵朵一个人在家闷着,不觉得无聊,就是担心小鱼儿会被闷出来毛病。

    小鱼儿性子软,说话也是温温吞吞的,她有时候安静的会让人觉得没有存在感,平时就算不高兴,也绝对不会说出来。

    方朵朵开导了她好几次,让她多出去转转,逛逛街什么的,小鱼儿嘴上答应着好,然后还是每天陪着她在家。

    没有办法,思来想去的方朵朵,决定要扩大小鱼儿的社交圈。

    她主动发出请帖,邀请不少京城的名媛来吃下午茶。

    这个朝代的女人,拼的是男人和子女,凭借着方朵朵的身份,收到请帖邀请的人,自然都高兴坏了,哪里有缺席的道理。

    到了隔天半下午,向来清净的容府,可算是热热闹闹了一回。

    小鱼儿在这场下午茶里,结识了两个年岁相仿的贵妇。

    说起来她们还有点缘分,当初在学堂里念书的时候,有过几面之缘,如今交谈过,更觉得彼此对胃口。

    方朵朵本担心小鱼儿不适应,见她聊得开心,倒也放下心来。

    有了先例,容府到后来,不再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方朵朵时不时的会邀请人到家里来,吃吃茶,聊聊天,随便说点什么都好。

    生活就是这样,时而平静,时而汹涌,应该享受的时候,就要尽情享受。

    容玄得知后,对此没有多做评价。

    他喜欢方朵朵,宠溺着她,前半辈子都是这样过来的,后半辈子依旧不变。

    不管她做什么,他都会支持。

    “开心的话,就继续,不开心就不继续。”他从宫中回来,打横抱起她。

    如今的容玄,已经近四十岁,男人却和以前一样,身强力壮,每日每夜的索取。

    他把她放在床上,俯身吻下来,“朵朵,我这一生,都是为你的开心在奋斗。”

    “甜言蜜语。”她戳戳他的鼻尖,“你情话总是一大堆,拿来哄我的套路太多。”

    容玄低沉的笑,从她的小脸,一路吻下去,“你不听我说,那我做给你看。”

    方朵朵笑着蹬他,被他压下来。

    两个人气喘吁吁的结束,累的浑身都是汗,方朵朵靠在容玄的怀里,懒洋洋的闭着眼睛轻哼,“容玄,你怎么还是和以前一样?”

    “什么?”他不尽兴,低头在她脸颊上亲了口,“和以前一样什么,威猛?”

    方朵朵羞恼的扫他一眼,“都快要当爷爷的人,怎么还是这么没正经样子?”

    “在你跟前,要什么正经样子。”容玄撩拨她的头发,“我要当爷爷了?”

    “我估计是。”方朵朵换了个姿势,抱住他的腰身,“听鱼儿身边的女婢说,最近她在吃保胎药,我估摸着,过几天安安就会告诉我们的。”

    “嗯。”

    “你有没有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方朵朵忍不住感叹的道,“我最近这些时间,总是会做梦,梦到以前的事情。”

    “你是说我们刚认识的时候,还是刚刚相爱的时候?”容玄没什么别的兴趣爱好,他下朝回家,就是陪着方朵朵,知道她喜欢聊天,便不厌其烦的陪着她聊,她的每句话,他都愿意回应。

    方朵朵嗯了声,“我之前待的那个时空。总是梦见我回去了,然后一整晚都在找你。”她睁开眼睛,看着容玄,“容玄,这是不是有什么寓意?”

    容玄的神情渐渐变得严肃,他看着她的眼睛,沉声回答,“不会有什么寓意,不管你去哪里,我都会跟着去。朵朵……”

    他的声音诚挚而厚重,“别丢下我,你知道,我没有你不能活。”

    我没有你不能活。

    这句话让她红了眼睛。

    他是整个大梁朝的支柱,是万千人心目中的大英雄,他阵前杀敌腥风血雨里来来去去。

    他脆弱的因为一句话,声音哽咽。

    方朵朵抱住他,紧紧地,“我知道,我会让你好好活下去。”

    容玄沉默没回答,趴在她身上,又开始折腾,方朵朵任由他,到后来累的睡着了。

    做梦又梦回了从前。

    方朵朵来到那个小小的孤儿院,院墙高,看见小时候的自己,因为跟人抢吃的被打的头破血流,她以为她的一生都不会被人所爱,都要这样艰难的度过,没有想到,竟然是以这种方式,走到如今。

    该感谢容玄,成为温暖她生命的光。

    方朵朵睡醒后,容玄已经去上朝了,天还没亮,她靠在床上,静静的冥想。

    想从前,想如今,想未来,人和人的生命以爱的方式交织在一起,成为彼此的爱人,亲人,多么奇妙,多么可贵。

    她不想回之前待过得世界,然而梦境让她无法安宁。

    方朵朵做了决定,天刚刚亮,就让人去请了国师风书成。

    她记得他之前说过,想要回去得恰好遇见天象异常,她追问风书成,最近一次的天象异常,会在什么时候。

    直到得到肯定的回答,有生之年不会有,方朵朵才满面笑容的将他送走。

    风书成的到来,给方朵朵吃了个定心丸,晚上容玄回家,她一反常态的侯在正厅等他。

    亲自给他脱下外套,换上新衣,容玄受宠若惊,搂着她的腰身,小声和她咬耳朵,“出什么事了?”

    正厅里还有容逾安和小鱼儿,还有二儿子容中恺,容玄全都无视,他贴她贴的的很近,惹得方朵朵脸上滋滋的冒热气。

    她推了他的腰身一下,“先吃饭,吃完饭再跟你说。”

    “好。”容玄眉眼深沉的看着她,趁方朵朵转身之际,飞快的在她脸上吧唧亲了口。

    方朵朵惊愕,扭头瞪他,容玄一本正经的拉住她的手坐下来。

    “……”

    她视线落到别处,小鱼儿和容逾安捂着嘴巴笑,就连屁大点的二儿子,也一个劲儿的宠着她挤眉弄眼,用口型无声的说着,“羞羞……”

    羞羞个屁!

    方朵朵扯过容玄拽着的手,清了清嗓子,“开饭了。”

    席间容逾安宣布小鱼儿有了身孕,可把方朵朵高兴坏了,她反复叮嘱容逾安要注意休息,听的小鱼儿脸皮发烫,全程都是红通通的。

    屁大点的二儿子,也跟着乐呵。

    全家气氛和谐,其乐融融。

    到了晚上,容玄抱着方朵朵洗澡,他情深义重时,追问她想跟他说什么话,方朵朵便把国师风书成的话,一字不差的告诉了他。

    容玄挑眉,“朵朵,这辈子有你,真好。”

    “我也是。”她难得煽情,“过段时间,我们出去走走吧,京城里呆的有点腻味,想到处去看看,看山看水看风景,和你一起。”

    容玄听她这么说,笑着同意,“好。”

    说做就做,第二天,容玄就跟萧景淳表明心迹,他准备辞官陪着方朵朵四处游玩。

    萧景淳虽然万般不舍,但也清楚容玄的性子,只能可怜巴巴的道,“那希望七哥玩的开心,累了的话就回来京城。你这前半生过得辛苦……”

    “不辛苦。”容玄笑,“再辛苦能够遇见她,已经是上天对我的眷顾。人不能太贪心,有她我便觉得此生圆满了。”

    容玄亲自开口,萧景淳当然给面子,批准了他的辞呈。

    不过容玄位高权重,官虽然辞了,要交代的事情,还有一大堆。

    他又忙碌了整整十天,才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这天回家,步子都轻快了不少。

    容玄到家时,府邸上安安静静的。

    院子里有仆人正在轻轻的打扫着,阳光从交叉的树枝缝隙中落下,将时间拉的缓慢而悠长。

    容玄感受着来自生活,细枝末节的温馨,他提起步子,走到卧室。

    方朵朵在睡觉。

    她的呼吸绵软,浓眉的睫毛,像是两把绒绒的小扇子,微微垂着。

    明明孩子都成亲了,每回容玄看她,都觉得她还像最开始那样,年轻漂亮。

    容玄蹑手蹑脚的脱掉鞋子,爬上床。

    他刚刚躺好,方朵朵就下意识的朝着他扑了过来,她双手环住他的腰身,小脸在他胸膛前蹭啊蹭的。

    容玄低沉的笑,胸腔震动,跟着一并起伏,方朵朵被吵醒,睡眼朦胧的抬头看他,“你回来了?”

    “嗯。”

    方朵朵嗯了声,余光中注意到天色还没暗,疑惑的道,“今天下朝这么早?”

    “对啊。”他看着她的迷糊样,捏了捏她的鼻尖,“以后都不用去了。”

    “以后都不用……”方朵朵忽然顿住,睡意被赶走,她睁开眼睛看着容玄,“为什么?皇上拿你怎么了?”

    笨蛋。

    方朵朵性子倔,问个不停,容玄不说话,她便浑身都是精力,喋喋不休的小嘴巴,一张一合,看得容玄心里直冒火,低头噙住,使劲儿的吮吸,直亲的她推他胸膛,含糊不清的连连求饶。

    两个人抱住喘气,过了会,容玄才一五一十的交代事情,“你说想要出去看看,我便抽出时间陪你走走,你想去哪里?我们需要制定个计划,我知道,你一时之间肯定也想不全,没关系,你先说说你最想去哪里,我们一个个的来,嗯?”

    方朵朵抿着唇,眼眶里的泪花打转,不知道要说什么,“容玄……我……”

    容玄像对待小孩子一样,轻轻的揉了揉她的头发,“蠢女人。”

    她紧紧的抱住他。

    三千红尘路,一朝得道。

    从此后,风花雪月是他,至死方休为他,用她一生,换他钟情。

    山长水阔,同他在路上游走,痴心说笑,慢慢吃喝,就是她的全部。

    (全文完)

章节目录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沈画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沈画词并收藏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