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7、大结局(2)

    “哎哟……”

    不远处,躲了半天的小爱同学再也忍不住跑出来。

    她习惯性地跑到傅亦行身边,先求了个抱抱,然后转头教育云潇,“妈咪,你考虑得太久了。赶紧点头啦,外面好冷,叔叔都要感冒啦。”

    对小家伙而言,她好像都没傅亦行重要了。

    云潇有些忧伤,就过了一半个月,她的地位简直直线下降。

    “没事,你妈咪比较笨,我们不要歧视她。”

    “噢噢噢,小爱知道了。我们要关爱她,是不是?”

    “没错。”

    “叔叔,嘘!那我们要小声点,不可以被妈咪听见。不然她会自卑的。”

    傅亦行已经抱着小爱走了。

    一大一小的对话,由着尚还有些刺骨的冷风吹到云潇耳边。

    这两人在一起的画风让她有些恼火。

    但,她竟也觉得,如果能这样一辈子,或许也不错?

    关于领证。

    傅亦行说他等不及,云潇原本只当他说说,却不想,他是真的那么急。

    春节后政府开门第一天,她就被他带去了民政局。

    临出门前,小爱将她堵在门内,极其认真恐吓她,“妈咪,你要是没成功把证领了,就别回来了!叔叔多好的男人啊,你要学会把握!”

    云潇很是无语,不明白为啥在她宝贝女儿身上,竟然有种老母亲的气场。

    在车上的时候,她有些不是滋味地傅亦行提起这事。

    某人若无其事开口,“最近她看了不少都市家庭剧……”

    云潇也跟着想了想,就是那种离婚再婚的剧?

    她有点惊讶,“苏升都开始演这类的剧了?”

    傅某人镇定自若回答,“没有。小家伙说想多看点电视剧学华语,应该是致礼给她选的吧。”

    20多天前,云潇苏醒的当天。

    从病房出来时,看着蹦蹦跶跶向自己跑来的小家伙,傅某人眯了眯眼。

    嗯,孩子也大了,是时候承担起催婚的重担了。

    关于第一次。

    两人这么突然的在一起,云潇以为,有些事至少应该发生在一两年后。

    然而,她着实低估了某些人的阴险程度。

    傅念君的生日在四月初,傅亦行替小姑娘办了一个小型的生日派对,请了一众好友。

    只是虽说是念君的生日,但一堆人灌的却是她,这其中甚至还包括她的宝贝女儿。

    派对上准备的是一种果味香槟,入口时还没感觉,不到半小时,云潇就晕晕乎乎了。

    很理所当然的,傅某人将她送回了房间。

    结果是,她到了第二天中午都没能下楼。

    醉酒后起起伏伏她没多少记忆,半夜醒来时的四肢交缠让她彻底懵了神。

    这个混蛋。

    她和他的第一次。

    就这么。

    毫无印象的结束了?

    云潇愣了许久,然后瞬间气炸了。

    在脑中演练了无数次怎么打死对方后,她考虑到了现实中两人的武力差距,选择选择了战术性撤退。现在两人都果着,显然她比较吃亏。

    于是她轻轻从被子里挪出一条腿,然后又挪出了一条腿,正要从床上下来时,腰上被人用力一扯,重新被捞到了床上。

    某混蛋甚至没睁眼,却低低哑哑出声,“睡醒了?”

    云潇涨红了脸气鼓鼓的,只能用手捂着自己的重点部位,然后唾弃他。

    “卑鄙!你竟然故意让她们灌醉我站我便宜!”

    可恨的是,小爱居然还掺了一脚,这女儿胳膊肘拐得简直不要太离谱。

    “嗯,那你还记得发生过什么事吗?”他继续闭着眼问。

    记个屁!

    她都断片了!

    云潇没吭声,还在气。

    这时,他幽幽睁开眼,“怎么?没脸说了?”

    云潇:?

    他盯着她有些疑惑的小脸,然后面无表情开口,“昨晚你喝醉了,然后一直抱着我不肯松手,一直在吃小爱的醋。说我太宠她,老抱着她,说我就是太想要小家伙做女儿了,才骗你领证的。”

    云潇惊了。

    “你胡说八道!我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

    傅亦行面不改色,笃定道:“你有。这些话你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说的,不信的话,你现在可以打电话问她们。”

    云潇显然快被他吓傻了。

    见状,某人搭在她腰上的手微微一滑,挪到了某个很靠近敏感位置上。

    “你干什么!”她又被吓回神。

    “证明。”他说。

    “什么证明?”她绷进神经。

    “你昨天还让我证明,我是真的喜欢你,然后主动扒了我的衣服。”他又说。

    “怎么可能!”云潇再次震惊了。

    “他们都看到了,不信你问他们。”又是这句说辞。

    她怔了怔,然后立刻恼羞成怒,“混蛋,你刚刚是不是在骗我。”

    大少二话不说,拿来手机从通讯录里找到苏凌乔的号码,然后拨了出去。

    云潇到底没他无耻,连忙伸手将电话给挂了。

    于是上下失防,她很快就任人为所欲为。

    嗯,然后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有三就下不了床。

    关于流言蜚语。

    那是在两人在一起后的第四年。

    云潇和小爱逛街累了,进到商场一家饮品店小憩。

    眼下不是人流高峰期,店里人不多。

    隔壁桌的是两个打扮时髦的漂亮女人,一身行头价值不菲。

    正饮品的期间,两母女听到两女人在那八卦。

    “昨天你见到傅总了吗?”

    “见到了。”女人有点兴致阑珊。

    “怎么样?他还那么帅吗?你有没有……嗯嗯?”最后那两声,很是暧昧让人浮想联翩。

    这八卦有点颜色。

    云潇立刻用颜色瞥向小爱,示意她少听不该听的。

    “见是见到了,但他拽的很,也不知道是不是那里有点问题,根本不碰女人。”因为对方谁都没碰,所以女人也不气,只不过一想到自己这么漂亮都没引起对方注意,多少还是有点不爽。“听说他结婚了,不过那女的好像带了个女儿过来。”

    “你这么说好像还真有可能!搞不好是真的年轻的时候玩多了,现在不行了,才故意装好男人。你看,这么多年了,不也没听说他有孩子吗?”

    很帅的傅总……

    结婚了……

    娶了个有女儿的女人……

    云潇吃瓜吃了半天,越吃越觉得不对味。

    这该不会是在说自己吧?

    诶,不是。

    外面的人现在这都在传某人不行了吗?

    她忍不住想笑,小家伙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跑到那两女人桌边,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写满了纯真和无邪。

    “看什么?小朋友?”两女人问。

    小爱眨了眨眼,然后无比同情开口,“大妈,脑子不好可以去医院买药吃,不要舍不得花钱,不然老说傻话瞎逼逼会被别人嘲笑的。”

    两女人根本没反应过来。

    不是因为小爱的话太毒,而是因为说话间,已经一排保镖站在小爱身后。

    实在太过吓人!

    回去后,云潇哈哈大笑着把今天听到的八卦告诉傅亦行。

    傅某人面无表情听完,然后一言不发将人扛进房间。

    当晚,上流圈传出无数个“傅太太哭哭啼啼求放过”的版本。

    关于记忆。

    两人在一起后第六年的某天,傅某人飞去M国出差时,云潇做了一个很长且离奇的梦。

    她梦见自己成了他口中死去的女人。

    那么多那么多的痛苦的画面,直到她醒来,还依旧历历在目。

    那么清晰,也那么真实。

    仿佛那一切都是真的。

    她没有向他问太多关于“云潇”的事,可梦里,她却变成了“她”和他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事。

    他对“她”做过很多事。

    或亲密,或恶劣。

    但自始至终,他的眼里都只有“她”一人。

    梦到自己深爱的男人如此热切地爱着别人,云潇觉得自己应该痛苦的,可莫名的,她却觉得心窝热得发胀。

    这真的只是梦吗?

    又或者。

    这才是真实。

    没有让人跟随,从家里出来后,云潇打车去了一趟云潜的墓地。

    她大致了解过他去世的原因,当初只觉得惋惜。可如今想起一切,她还是忍不住痛哭不已。

    这是她拼了命想要救回来的弟弟,可最后,受了那么多年苦的他也没能活下去。

    末了,云潇擦了泪,伸手抚了抚墓碑。

    “我应该带你姐夫过来的,他是一个好人,一个很好很好的好人。但是,我可能永远都不可能带他一起过来。你不要怪他呀。”

    他为她做了太多,而她唯一能为他做的,就是永远做现在这个,没有痛苦过往的幸福女人。

    回去的路上,她突然忍不住给傅亦行打去了一个电话。

    那头还是深夜,对方还未睡下。

    “怎么了?”平时可都是他主动打给她的。

    她沉默了两秒,然而温温笑道:“没什么。”

    她说,“就是突然想给你生个孩子了。”

    (全书完)

章节目录

暗宠:傅少的秘恋情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子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子晴并收藏暗宠:傅少的秘恋情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