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没事吧?”

    苏东国一把将倒飞的夏临渊接住,第一时间就给他喂了一颗疗伤丹药。

    “多谢前辈,我没事。”

    夏临渊站稳身形,脸色还有些苍白。

    “接下来就交给我们吧,你退到一边休息。”

    苏东国大手一送,一股力量将夏临渊的身躯推动着到后方休息。

    “动手。”

    天尊喊了一声,几大高手全力爆发,直接轰击在毁灭领域上。

    刚才夏临渊那一招,可是给这领域都轰出了裂痕,只要讲这领域彻底轰碎,这异道在接下来的挺长一段时间,都将不能在释放这个领域。

    没有了这个领域,异道的力量必然大打折扣。

    到时候,他们这些人联手,就算不能斩杀对方,但至少也能尽可能的拖延时间。

    面对这些人的全力爆发,异道一点也没在意,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

    浑身神力一震,毁灭领域瞬间暴增。

    砰砰砰。

    连续的撞击声音出现,整个神殿岛屿都在颤动。

    毁灭领域并没有破,天尊等人的极招,并没有造成他们想要的效果。

    “蝼蚁而已,也敢妄图与点争锋,真是可笑。”

    自从苏东篱实力大跌,他就已经不再将这些人刚在眼里了。

    加上这谢天他还去了曾经安放葬天棺的山洞,在那里他可是吸收了不少的天道之力。

    实力得到了不错的提升,可以说,就算苏东篱的实力没有跌落,此时的他也不会将这些人放在眼里。

    “劝你们乖乖的将葬天棺交出来,我或许还能给你们一个痛快,要不然...”

    “你做梦。”

    几人再运神元,强大的力量再次爆发出来。

    “无谓的挣扎。”

    异道抬手一掌打出,一瞬间就讲几人的联合大招破解。

    就在几人倒飞的一瞬间,异道动了,直奔葬天棺而去。

    “他的力量变强大了。”

    “肯定是吸收了天道之力,完了。”

    “该死,我当初怎么就没有想到讲那山洞毁去。”

    几人都很懊恼,其中最为懊恼的是顾秋岚。

    因为她是受命下界抢夺葬天棺的任务者,却因为没有毁掉山洞,导致异道居然从中汲取到力量。

    现在对方已经强大到他们这么多人合力都没有办法抗衡的地步。

    “天道,你还是太仁慈了。”

    “天道无情,你既然做不到,那就由我来代替吧。”

    异道将收朝着葬天棺伸去。

    “住手。”

    夏临渊一声怒吼,仙元调动,不管不顾的使用自己最强大的一招朝着异道轰过去。

    “蝼蚁,何必挣扎,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异道冷笑一声,手掌一挥,夏临渊的招式瞬间被破,同时一股吸力还拉扯着夏临渊的身躯飞向异道。

    就在夏临渊即将被异道抓入手中的时候。

    一只白嫩纤细的素手从葬天棺中探出,直接拉住了夏临渊的手臂,微微一用力,就帮着他挣脱了异道的吸力。

    “什么人?”

    “你的敌人。”

    杨文槿清冷的声音传来,下一刻,就见她出现在夏临渊身边。

    “渊哥你受伤了?”

    “我没事,小伤,你没事就好。”

    再次见到杨文槿,夏临渊一直i提着的心才总算放下。

    “你身上为什么会有天道气息?”

    “你到底是什么人?”

    异道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你能借助肉身现行,难道天道就不能?”

    杨文槿转头冷冷的盯着异道,眼底的杀意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

    一切的经过,都在她完全融合天道之心后,显现在他脑海之中。

    异道和天道是对立的存在,从非常古老的时代就开始,两者都没有实体,而且异道由一直都被天道压制着。

    直到上古之后,九鼎封天阵出现,炼器神君和天尊联手将天道封印进入葬天棺开始。

    异道的压制力就减轻了,这个家伙就在天地间到处游走,挑选出了最合适自己的身躯夺舍。

    也就有了现在的异道,随后,他有阴谋威逼利诱的,想要颠覆整个九鼎大世界。

    “你是天道?”

    “不,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会是天道。”

    异道不相信。

    他跟天大偶对立对联,可谓是最了解天道的人,天道是一个很古板,很刻板的人,天道无情,这可不是说着玩的。

    客户四后来天道变了,变得有情了,选择自我封印在葬天棺内。

    那时候,他还在笑这个家伙已经不被做天道,该由他来取而代之。

    在他的认识里,天道都是古板的,都是高傲的,从来不屑于要肉身,要不然凭借他的力量,早在许多许多年之前就可以为自己寻找一句合适的肉身。

    这么一个不屑要肉身的人突然有了肉身,他很不相信。

    “你不是要天道之心吗?”

    “那我就给你。”

    音落,杨文槿一抬手,浩浩荡荡的天道之力释放出来。

    一瞬间就充斥了整个神殿岛屿。

    苏东篱等人都被压得喘不过气来,而异道比他们还要严重。

    作为对立的存在,天道不出现,异道就能作威作福,一旦天道出现,异道的力量就会被压制,这是与生俱来的限制。

    饶是异道现在变强大了,也不能更改。

    “不,不可能,不可能的,你寻找肉身,我怎么可能会没有一点察觉?”

    粮食是对你,然也有很深的联系,彼此稍微有一点动静,都能知道。

    天道什么时候找的肉身?

    他不可能不知道。

    要是他早知道,断然不可能让杨文槿存留下来。

    “你很喜欢这个葬天棺?”

    “那以后,这里就是你永远的家了。”

    天道之心澎湃的力量再次爆发,已经被压制得动弹不得的异道,被一股力量拉扯着送入了葬天棺。

    “混蛋,我要杀了你,你这阴险小人。”

    葬天棺内,异道气急败坏。

    数千年的谋划,居然到最后就这么简单的收场,他很愤怒,很郁闷,同样也很憋屈。

    该死的与生俱来的规则,要不是有这个规则存在,他异道绝对不会弱于天道。

    可惜,规则就是规则,饶是他也无法更改。

    “放你在外逍遥了数千年,你也应该知足了,以后就老老实实的待在葬天棺里。”

    她再次调动天道之心的力量,在葬天棺内外都设置了强大的封印,隔绝了异道的气息,同时也隔绝了异道的声音。

    这一切来得太快,快的苏东篱等人都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

    “就这么玩完了?”

    顾秋岚诧异的开口。

    她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让仙域沦陷,让神域失守,让他们走投无路只能选择死战的异道,就在天道出现的一瞬间,轻描淡写的就被收拾了。

    这怎么感觉好像是在开玩笑一样啊?

    不光是她有这个想法,苏东篱,天尊等人也都有这个想法。

    “异道从来都不足为惧,上代天道只是碍于九鼎封天阵,所以才没有现身镇压,要不然那容得异道张狂。”

    天道,绝对是整个九鼎大世界,最强大的存在,在这个世界里,他就是当之无愧的主宰。

    只是碍于某些规则限制,他这位主宰不能介入和参加战斗而已。

    但是收拾异道,那可是他的分类之事,动手也无妨,更别说限制的天道已经有了肉身,那冥冥中的规则已经无法在束缚她的行为。

    ......

    九鼎大世界的浩劫,随着天道的觉醒,就这么湮灭。

    异道造成的一切,也都在他被封印之后停止消失。

    顾秋岚徐子辰夫妻带着仙域强者返回仙域重建秩序。

    苏东篱等一众神级强者也返回了神域,而在苏东篱离开之前,杨文槿还特意赠送给了她一道天道之力。

    这道力量不光让苏东篱恢复了杀戮结晶,还给她的未来带来了无限可能,或许她将会成为未来神级强者中的第一人。

    当然这神级不算杨文槿,毕竟她已经有了全新的身份——天道。

    只不过她这个至尊主宰者,没有去神域,也没有去仙域,而是留在了修仙世界中州荒海神殿中相夫教子。

章节目录

槿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染夕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染夕年并收藏槿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