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槐从路上扛回一棵小松树,并且指定要将它种在两座山头的最高处,着实惊呆了赵良玉。

    他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这棵松树好像都挺普通。

    阿槐大人不是立志要找一棵稀有品种作为对象的吗?

    虽然抛开妖怪的身份,后山的那些也都不太稀有。

    ˉ\_(ツ)_/ˉ

    可要不是对象,就这抠门玩意儿能舍得把一棵松树种在山顶上吗?

    那必须不能啊!

    …

    阿槐大人倒是万分洒脱。

    好品种她当然想要,但这棵在阴路长大的至阳松树,她也没见过呀!

    也挺稀有的。

    如果他们俩处对象,说出去也算是跨地界儿交流了,多有面子啊。

    她于是交待赵良玉:

    “安排好人啊,把它种好。”

    小松树在她肩膀上扭了扭枝干,挺腼腆的说道:

    “不必不必,人间界干什么都要钱对不对?我自己种自己。”

    赵良玉:……

    这倒也不必。

    他一按对讲机,便叫来了巡山的保安队。

    这会儿值班的是退伍兵那一队,眼瞅着老板又安排他们种树,这会儿一个个脸色都扭曲着,瞧起来格外古怪。

    ——也不知道这棵树有什么癖好,是爱写情诗呢?还是爱听诗呢?

    而等到一行人小心呵护着树妖怪上山,赵良玉才好奇的问道:

    “阿槐大人,这是你的对象吗?”

    何槐点了点头。

    “肯定是啊,不是我能让他进我的地盘吸我的灵气吗?松果儿又不值钱。”

    赵良玉:……

    虽然但是,他果然没有猜错阿槐大人的风格。

    于是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既然这样的话,不如先给他安排个任务——在树上养一窝松鼠。让您的对象把他们滋养的漂亮一点,我叫运营团队打造个网红松鼠出来。”

    赵良玉干起扒皮的事儿来半点不打磕绊:

    “现在做这个视频很能挣钱的。”

    这阿槐当然没有不同意的!

    养松鼠而已,又不是劈腿跟别的树谈恋爱,完全小意思。

    不过她很快又想了起来:

    “良玉啊,我还得给你安排个活儿——你看我现在对象也有好几个了,有时候我不太能照顾他们的感情,他们会不会一棵树觉得孤独寂寞冷呢?”

    阿槐大人也是一位不断学习的好妖怪。

    “我最近夜晚网上冲浪,学会了一个提高效率的方式,叫做时间管理!”

    “没事儿你给我安排个表呗,我看看什么时候跟那些树们联络联络感情。”

    赵良玉神色诡异,眼神中突然带出了微妙的同情。

    但很快,他脸上却还是一贯的微笑。

    “这倒不用了,阿槐大人,您要对自己的魅力有信心。”

    “再说了,我也不是白拿工资的,工作内容还包括情感咨询。你那几位对象如今在后山都被安置得好好的,没有半点问题,不用你再多花心思。”

    时间久对象又多,阿槐大人其实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几个对象了。

    不过嘛,不管有多少个,肯定是新的那个最好,她于是也欣赏的点了点头:

    我阿槐果然是过于优秀!

    随随便便一天一筐玉米找来的员工,着实优秀!

    而赵良玉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也狠狠松了口气。

    ——如今山上几个妖怪来着?

    一棵相亲未果被拐卖的大榕树,正跟外国籍龙虾精谈恋爱,促生产小龙虾,你侬我侬。

    一棵银杏树每天伤春悲秋写情诗,目前正努力塑造银杏落叶拍摄景点,为山庄KPI再创佳绩。

    还有一棵蓝花楹,花期漫长,已经是百花山庄网红打卡景点,短视频也吸引了不少流量。

    还有一颗木棉,是银杏树的前前前前对象,如今正跟一颗苗竹痴迷对唱山歌。

    还有什么来着?

    哦,新来的小松树。

    以后就作为松鼠网红的生长基地。

    顾客们对这种大尾巴毛茸茸的东西总是不能抗拒,想必山庄的干果业务还能更上一层楼。

    至于还在种黄豆的那个黄豆精大包……

    哎呀,这种农作物完全够不上阿槐大人的对象标准,毕竟她是一颗有种族歧视的槐树。

    还有一只赖美丽,吃蚊子倒是挺有用。

    这么一想,整个百花山庄被他开发到极致了啊!

    赵良玉忍不住沾沾自喜。

    但转瞬,他又回过神来,忍不住就想给自己一个嘴巴子——

    真是打工人的命啊。

    这种日子居然还觉得开心,一想到连死了都不能解脱,难道不应该生无可恋吗?

    ……

    比赵良玉还要生无可恋的,当然是人类保安队。

    保安队哼哼哧哧抬着小松树往山顶上去,一路上几个人神情鬼祟,动作轻巧,七拐八绕,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想要避开那棵无时无刻都在请人品鉴情诗的银杏树。

    只可惜妖怪能力更胜一筹,银杏树最近新谈了一棵金银花对象。

    好家伙,那棵金银花虽然没有成精,可根系蔓延的深深,枝叶四通八达,传消息简直不要太灵通!

    还没到山顶呢,保安队里几个人就被迫抬着树,又重新回到大银杏面前。

    大银杏还挺客气。

    “哎呦,这是棵松树啊。这位兄弟,你可愿与我一起读诗?”

    …

    小松树懵懵懂懂的醒过来,看到眼前这银杏树粗壮的枝干,忍不住就是一阵羡慕——

    那棵槐树果然没有骗我。

    人类的地盘,果然滋补。

    有朝一日,它也能长得这么壮,这么大的。

    不过……

    “读诗,读什么诗?”

    想起自己记忆里的只言片语,他兴奋的抖了抖绿油油的松针:

    “我知道,我知道。很多诗人都喜欢夸我!”

    “时人不识凌云木,直待凌云始道高。”

    “这就是夸我的!”

    大银杏:……

    他突然生出一股委屈来——

    “是我不好看吗?是我不够优秀吗?为什么我没有听到这些人写诗来夸我?!”

    他悲痛得难以自拔,浑身枝干都在抖动着,扑簌簌又掉了一地黄叶。

    保安队长大惊失色,连忙劝道

    “不要啊,不要啊,这还不到你落叶的时候呢!下一批景点拍照游客开放在明天!”

    然而大银杏只觉尊严受侮辱,只顾疯狂掉叶子,把全身上下晃得哗啦啦响:

    “我不听我不听!”

    “我这么美,却连一棵松树都比不得,都没有人写诗夸我,我记忆里一首都没有——”

    他声嘶力竭。

    “胡说胡说!”

    保安队长打开手机一番操作猛如虎,终于靠着浏览器搜出了几句带有银杏的诗句。

    “多着呢,多着呢。”

    “只不过你光华内敛,诗人夸你也内敛——这么着,你先等等,等我们把这棵松树安顿好,咱们再来给你读诗。”

    为了山庄的KPI,他们付出太多。

    大银杏哽咽一声:

    “真的吗?真的有诗吗?古体诗那种吗?”

    “是的是的!”

    保安队长如今被熏陶的也能硬着头皮扯些什么品鉴的话来了,此刻不管三七二十一,什么古体七言五言绝句……反正就一个动作,连连点头。

    “有的,您这么优秀,肯定有。”

    而大银杏也终于放下心来,此刻长叹一口气:

    “那好吧,你先去安顿新的邻居吧。待会儿下来你教教我古体诗那个格律和平仄吧。”

    高中毕业大老粗保安队长:……

    这年头想拿个工资,实在太难了!

    小松树也有点蠢蠢欲动。

    “我也想……”学学诗。

    保安队长浑身一个激灵!

    这半年来被情诗折腾的神经“砰”的一声就断掉了!

    他赶紧打断小松树的话:

    “你也想谈恋爱吗?山顶上有一棵杜鹃花,我把她介绍给你,就把你种在她旁边!”

    小松树:……

    阴路上什么都没有,他长这么大,附近也只有自己这一棵树罢了,更别提什么杜鹃花。

    此刻,刚进城的淳朴小树再也想不起什么诗啊之类的,只连连点头,同样将松针晃得哗啦啦的。

章节目录

丁薇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荆棘之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棘之歌并收藏丁薇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