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清书的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你怎么会……”

    明明他来这里的时候,他的人信誓旦旦地给他保证,墨沉域一直在卧室里面休息!

    怎么可能……

    “我怎么会在这里?”

    墨沉域淡淡地笑着走过来,在苏小柠的身侧坐下,抬手将苏小柠拉进怀里,“我太太和一个我讨厌的男人见面,我就算是再想休息,也必须到场监督啊。”

    说完,他抬手,将苏小柠放在茶几上面的那张化验单拿起来,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

    于是男人笑了。

    他抬手轻轻地捏了捏苏小柠的鼻子,“我还真以为你怀孕了呢,淘气。”

    苏小柠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说话。

    白清书拧了眉,这才注意到墨沉域手里的那张化验单。

    墨沉域将那张化验单甩到白清书身上,“白先生,这个我觉得您应该好好看看。”

    白清书将化验单捡起来,脸色微微地开始发白。

    这张化验单并不是什么证明怀孕的化验单。

    而是一张苏小柠身体激素水平和B超内容的化验单。

    化验单上面明明白白地写出了医院的几个权威医生的推测。

    苏小柠在二十多天前的时候,是月经期。

    他们甚至将时间都圈好了。

    他和苏小柠见面的那天,刚好是苏小柠身上有例假的时间。

    “白先生伪造谣言的时候,并没有考虑到我太太的身体状况吧?”

    墨沉域淡笑着看着他,“还是白先生想说,你连这个常识都没有?”

    白清书的脸色顿时变成了绛紫色。

    他咬牙瞪墨沉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身为一个单身多年的男人,他怎么会在设计苏小柠之前考虑到,苏小柠身为女人的身体状况!

    苏小柠胸前口袋上的针孔摄像机,将此刻白清书所有的话和说有的表情都清晰地拍摄了下来。

    网友们瞬间爆炸了!

    原来之前一直传说的,墨沉域的老婆为了钱和白清书睡了的事情……居然是这样一个谎言!

    所有人都震惊了。

    谁能想到,白清书居然为了给自己圆谎,将十个亿的资产都送给了墨沉域!?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他所说的,和苏小柠上床的那一天,苏小柠身上还有大姨妈!

    这下,连什么证据都省了。

    女人的姨妈就是最好的证据。

    与网友们的失望不同,此时,白氏集团白浔的电话也炸了。

    “这就是你的好儿子!?这就是要接你班接管白氏集团的白清书?”

    “有没有脑子啊!?十个亿,就为了这个谎言就扔出去了!?”

    “如果他真的把墨沉域的老婆睡了,丢了十个亿也就罢了,起码让名震商界的墨沉域戴了绿帽子也是本事!”

    “但是现在呢?”

    “丢人都丢到姥姥家了!”

    “强烈抗议!要求白氏集团换总裁!”

    “换总裁!换总裁!”

    …………

    这些电话一个接一个,白浔焦头烂额。

    最终,他不胜其烦地给白清书打了个电话,“你真是一点脑子都没有!”

    “我通知你一下,白氏集团以后和你没有一分钱的关系了!”

    “你我父子也到此为止!”

    说完,他甚至都不等白清书的回复,就直接将电话挂断了。

    白清书怔了怔,刚拿着电话想要拨回去,墨沉域却笑了,“没用的。”

    “白先生,你以为我这段时间真的只忙了小柠失忆的事情?”

    “那你真是小看我了。”

    男人温柔地抱着苏小柠,看着白清书的目光却冷漠地像是北极寒冰。

    他冷笑,“你之前说过,如果你不把这十个亿的股份还给我的话,墨氏集团就要改姓白了。”

    “但是你不知道的是。”

    他将身后的一沓股份转让书扔到白清书身上,“明天开始,白氏集团就要改姓墨了。”

    “你父亲已经和我签署了合约,他名下所有的股份,都转给我了。”

    白清书猛地瞪大了眼睛,连忙将那些转让书翻开。

    里面……的确是白浔那个老不死的签下的名字!

    他整个人呆滞地坐回到沙发里,“怎么可能……”

    “我是他亲儿子……”

    “你爸爸是这么和我说的。”

    墨沉域淡淡地挑唇,“他说,你是世界上最靠不住的人。”

    “他说,白幽幽找不到好的夫婿,你又如此作死,他不如直接现在将白氏集团的股份变现,带着家人出国逍遥。”

    “反正这些钱也足够白幽幽以后无忧了。”

    “而你……他从未把你当做过他的儿子。”

    白清书整个人像是被人打了一样,脑袋里面轰轰隆隆的……

    自己的亲爹……居然把自己给卖了么?

    “当然,我给白先生的惊喜还不止这些。”

    墨沉域打了个哈欠,抬手示意陈州进来。

    陈州连忙带着一群人,将房间里所有的针孔摄像机和窃听器全都收走。

    “还有这个。”

    墨沉域抬手,将苏小柠胸前口袋的钢笔拿起来。

    从钢笔的笔帽上,他将针孔摄像机取下来,放到陈州的手里。

    然后,他抬手捏了捏苏小柠的鼻子,“接下来的画面,不适合让外人看到。”

    苏小柠抿唇,茫然地看了他一眼,“为什么不能让外人看到?”

    “因为会很血腥。”

    墨沉域在她的脸上吻了一口,“而且有的人也不希望自己被曝光。”

    说完,房门被人打开。

    一个穿着一身银灰色的中年男人,大步地走进来。

    苏小柠抬眼,看着那个精神抖擞的中年人。

    他看上去有五十岁左右了,但是身形高大挺拔,脸上也没有一丝的疲老,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精神,也十分地……好看。

    不过,她总觉得这个人有些熟悉。

    “叫爸爸。”

    墨沉域低声提醒。

    苏小柠瞬间瞪大了眼睛,“这是……我爸爸?”

    “对。”

    “那个……爸爸。”

    苏小柠连忙局促地站起身来,脆生生地喊了起来。

    澹台北城淡淡地笑着看了她一眼,“傻丫头。”

    说完,他直接大步地走到了白清书的面前,直接拎起白清书的衣领,“你就是白清书对吧?”

    “侮辱我女儿,想要毁掉我女儿的清白。”

    “我刚刚似乎还听你说,想把我女儿变成摆在橱窗里面的植物人?”

    他直接抡着拳头挥过去,“我不会把你摆在橱窗里,但是我会把你变成植物人。”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枕上婚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千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纾并收藏枕上婚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