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血液的样本我会带走去找专家研究,我本身对药物这方面就不是很精通。”

    “如果检查出来这些药物的成分之后,找出对症的解药来,我想她恢复记忆的时间也会缩短不少。”

    说完,秦朝暮抬手轻轻地拍了拍墨沉域的肩膀,“你呢,这段时间要做的就是好好地陪着她。”

    “她变成这个样子的源头就是因为你。”

    “只要你给她足够的关怀和足够的温情,慢慢地唤醒她对你的记忆,痊愈的周期会快很多。”

    墨沉域沉着眸子,看着远处那个如孩童一般傻乎乎地盯着他发呆的小女人,眼中闪过一丝的心疼,“确定她很快就会想起来,对么?”

    “对。”

    秦朝暮点头,“这是创伤造成的短暂性失忆,很快就会恢复的。”

    “不过这白清书也真是歹毒,一边营造出你戴了绿帽子的假象,一边买通了你下面的人,用你的人去杀你的女人。”

    “任何一个女人都受不了自己老公派人杀自己,更何况小柠刚刚被传出来绿了你,这些种种在一起,她肯定会心里不坚定,从而开始怀疑你,开始怀疑一切。”

    墨沉域点了点头,秦朝暮所说的一切,他都猜到了。

    他唯一没想到的是……

    他这段时间一直在忙着公司的事情,却忘记了,自己曾经暗地里让老周训练了一大波保镖杀手。

    这些人还没来得及为墨家人效力,就成了白清书的棋子。

    送走秦朝暮之后,墨沉域缓步地走到苏小柠的身边。

    此时,不言已经去休息了。

    苏小柠一个人窝在沙发的角落里面,目光怯怯地看着墨沉域,像是在看一个第一次见面的,有些危险的陌生人。

    “你好。”

    墨沉域微笑着看着她,朝着她伸出手,“我叫墨沉域。”

    女人眨巴着那一双清澈的双眸,“我……我不知道我叫什么。”

    “你叫苏小柠。”

    墨沉域淡淡地笑了笑,“以后你记住,你叫小柠就好了。”

    女人抿唇,默默地点了点头,“好。”

    男人端起茶几上的水果推到她面前,“饿了么?”

    “嗯!”

    女人小心翼翼地凑过来,然后小心翼翼地伸出葱白的手,捏起一颗葡萄开始吃了起来。

    “甜的!”

    一颗葡萄下肚,女人笑眯眯地看着墨沉域,笑得比葡萄还要甜。

    墨沉域将另一个葡萄剥了皮递给她,“喜欢就多吃点。”

    “恩恩!”

    女人笑眯眯地凑过来,接过他递过来的葡萄,一颗,一颗。

    等到葡萄都吃完了,女人扁了扁唇,“还是饿。”

    “饿?”

    墨沉域深呼了一口气,“等着,我给你做好吃的!”

    苏小柠点了点头,坐在沙发上,眨巴眨巴着眼睛看着男人离开的方向,乖巧地像是个孩子。

    墨沉域在厨房里,用了最快的速度,给她做了烤鸡腿。

    站在厨房里,他闭上眼睛,耳边浮现出的,是某个少女带着笑意的声音,“墨沉域,你弄这么多鸡腿让我怎么吃啊?”

    “这样吧,等这件事情过去了,我就准备准备给你生个老三,好不好?”

    “墨沉域……”

    这些回忆,每一个,都像是一根针,狠狠地刺进墨沉域的心里。

    他死死地咬住了唇。

    半晌,烤箱“叮”地一声,鸡腿烤好了。

    墨沉域整理好心情,将鸡腿端过去,摆在苏小柠的面前,“吃吧,你以前最喜欢吃这个了。”

    苏小柠如一个孩子一般地,怯生生地将目光投了过去。

    可是,她只看了一眼那鸡腿,就猛地尖叫了一声,整个人像是触电了一般地跳起来,从沙发上钻到角落里面,开始呕吐。

    墨沉域连忙跟上去,轻轻地拍着她的脊背,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温柔,“怎么了?”

    “我……”

    苏小柠一边干呕着,脑海中一边浮现出一幕一幕让她毛骨悚然的画面。

    那个有着细长丹凤眼的男人,一步一步地走向她,将大手伸向她,“你知道么?”

    “今夜过后,全世界都会相信,你和我睡了。”

    “包括墨沉域,包括你的父亲,你的所有的亲人,所有的朋友。”

    “你知道我白送给墨沉域的那些股权市值有多少么?”

    男人的手轻轻地抚过她的脸,“十个亿。”

    “就算是再傻的人,都不会随随便便地将价值十个亿的东西直接送人。”

    “而我,真的将这些送给了墨沉域。”

    “因为,这是他的女人求着我睡了她的条件。”

    此时的苏小柠根本记不起这个男人是谁,但她却记得自己当时的感觉。

    恐惧,战栗,绝望,无奈。

    脑海中的情绪让她的身子再次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看着眼前抖得像筛糠一样的女人,墨沉域的心里狠狠地一疼。

    他张开双臂将她抱进怀里,“没事了,没事了。”

    “都过去了。”

    “你不喜欢我给你做的东西,我以后不做了。”

    “你不喜欢的东西,以后不会出现在你眼前。”

    “小柠……”

    一旁的李嫂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忍不住地别过脸去抹着眼泪。

    她伺候了墨沉域一辈子,从他八岁父母双亡开始,李嫂就一直在墨宅贴身伺候他。

    伺候了墨沉域二十几年,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墨沉域如此卑微的样子。

    这个男人,在外人面前向来孤冷骄傲,即使当年遭遇大火,即使当年失去亲人,他都没有这样过。

    此刻,墨沉域抱着苏小柠,像是个抱着易碎的娃娃的孩子,他说出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卑微地低到了尘埃里。

    男人这样的声音,不但让李嫂流了泪,苏小柠的心里也像是被翻搅着一样地难受。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难受什么。

    最终一滴眼泪从她的眼角落下。

    女人抬起头来看着墨沉域,“有一个人。”

    她深呼了一口气,尽力地组织语言,“他走过来,和我说,我不清白了。”

    “他说,所有人都不会相信我。”

    “他让我听他的话,以后只有他能保护我。”

    说着,她抿了抿唇,抬起那双清澈的眸子看着墨沉域,“我害怕他。”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枕上婚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千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纾并收藏枕上婚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