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少坤先生。”

    即使屋子里面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两个便衣警察还是尽职尽责地将警员证亮了出来,“我们接到墨浮笙小姐的报案,说你和十三年前的一场火灾有关。”

    “请您跟我们走,接受我们的调查。”

    “好,我跟你们走。”

    苏少坤笑了笑,回身将苏小柠给他的礼物的箱子拖着放到了后门口。

    之前他已经和二呆说好了,等到他被人带走了,让二呆将家里的东西带走。

    做完这一切,他笑着冲着两个警察伸出手,“来吧。”

    冰冷的手铐拷在手腕上的时候,苏少坤淡淡地笑了起来。

    时光仿佛回到了十三年前的那个夏天。

    那年夏天,苏小柠患上了村里面流行的重感冒。

    本来这个感冒也没什么,只不过是传染病和热伤风的结合而已。

    可是这个孩子那个时候不知道听谁说的,不是亲生的孩子早晚是要被扔到的,如果她不听话,就要被扔掉。

    所以当时六岁的苏小柠十分地乖巧,从来不给大人添乱。

    她甚至连身体不舒服这种话都不敢说,就怕他们夫妻两个不要她。

    所以本来简单的感冒,被她硬生生地挺成了肺炎。

    等到苏少坤和林娟发现了在鸡窝里面发着高烧昏迷不醒的苏小柠的时候,时间已经快要来不及了。

    城里的医生说,如果不能在段时间内凑出二十万来给这个孩子抢救,那她的这辈子就完了。

    苏少坤没有办法,只好到城里面的黑市打算捞一把。

    毕竟年轻的时候,他也不算什么好人。

    最后他接到的是一个放火的活儿。

    对方和他强调过,说那是个空着的别墅,晚上没有人住,但是有房产纠纷,所以要一把火烧了。

    放一把火,就是二十万。

    这么划算的生意,苏少坤虽然不太相信,但他当时真的太缺钱了,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

    那天,他在那栋别墅外面徘徊了很久。

    确定别墅里面没有开灯,别墅里面没有人。

    于是他在别墅外面的角落里面打了个盹儿。

    等到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约定好的时间。

    他没有多想,就一把火将那个别墅烧了。

    二十万有了。

    他拿去给苏小柠救命。

    结果,等到苏小柠醒了之后的第二天,他看新闻,才发现,那场大火,烧死了一个有钱人家的大小姐,烧伤了一个大少爷。

    他惊恐万状,连忙带着苏小柠回到乡下,发誓再也不到A市来了。

    可是造化弄人。

    多年以后,苏小柠考上了A市的大学。

    最后,还嫁给了那个被烧得差点一辈子坐在轮椅上的大少爷了。

    坐在警车上,苏少坤闭上眼睛,淡淡地朝着身边的警察开口,“你们说,我这种罪,会不会死刑啊。”

    警察皱了皱眉,“我们不清楚。”

    苏少坤淡淡地叹了口气,“其实死刑最好,一了百了。”

    最怕的,是他们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从苏家村出来,苏小柠就一直心情不好。

    也说不上到底是哪里不好,就是莫名地有些焦躁。

    她靠在车子的后座上,翻来覆去地总觉得不舒服。

    “老公,要不我们回去吧?”

    她咬了咬牙,最终还是没忍住地冲着墨沉域开了口,“我总觉得叔叔家的那两个男人不像是什么好人。”

    “叔叔说那两个人是他以前战友的儿子,可是他早就和以前的战友没有关系了啊。”

    “他都退伍二十多年了,为什么今天战友的儿子忽然会找上门来,还赖着不走啊。”

    苏小柠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不行,老公,咱们回去看看吧。”

    “万一那两个人是……”

    她挠着脑袋想了半天,“叔叔平日里老实巴交的,也没得罪什么人啊……”

    半晌,她猛地抬起头来,“老公,会不会是苏晚晚她老公出狱了,派人为难我叔叔啊?”

    她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整个人直接从车上坐起来,“不行不行,我们要回去看看!”

    “小柠。”

    墨沉域微微地皱了眉,“叔叔这么急着赶我们走,就是因为有重要的事要和那两个人聊。”

    “如果叔叔是被他们胁迫的,他是不会赶我们走的,那两个人也不会对我们那么冷漠。”

    说完,男人淡淡叹了口气,“你是不是最近姨妈来了,心情焦躁想太多了?”

    苏小柠整个人狠狠地一顿。

    姨妈……

    她下意识地护住自己的**,“你你你,你怎么知道我……”

    “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卫生间里面搞什么?”

    男人无奈地摇了摇头,“放心,叔叔不会有事的。”

    “就算有事……也有我。”

    墨沉域深呼了一口气,看着前方,像是在对苏小柠说,更像是在对自己说。

    其实刚刚他已经从苏少坤家隔壁院子里的那辆车的车牌号上看出端倪来了。

    那两个人,清瘦,精神抖擞,一看就不是一般人。

    而且……

    男人死死地眯了眯眸,在他启动车子的时候,他特地地回头看了一眼。

    屋子里面的苏少坤,正在向着那两个人伸出手去。

    那个动作,那个角度,只能是……在戴手铐。

    男人深呼了一口气,“小柠,你给我讲讲你叔叔吧。”

    “你说他这么多年来一直在苏家村就没有出去过,应该不对。”

    “他是不是进过城?”

    苏小柠皱眉,左想右想,半晌,终于皱着眉开口,“叔叔没有进过城啊,他很讨厌进城的。”

    “我读大学的时候,他都没有亲自送我去。”

    “除了我六岁生病的时候,也就是奶奶生病的时候叔叔才进过城。”

    说完,少女抬起头来,一脸茫然地看着墨沉域,“怎么忽然问这个?”

    墨沉域握住方向盘的手微微地收紧,“你六岁的时候,生过病?”

    “对。”

    苏小柠有些不好意思地点头,“我那个时候听不懂事的,本来是个小感冒,我**着,最后差点没死掉。”

    “花了好多好多的钱。”

    “开始的时候,婶婶和我说拿不出二十万来,我们就回家,他们送我最后一程。”

    “后来叔叔就带着二十万回来了,说是远房亲戚借的。”

    说完,苏小柠又皱了皱眉,“可这个远房亲戚,一直都没再出现过。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枕上婚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千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纾并收藏枕上婚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