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沉域皱眉,重新将她拉进怀里,“小柠,本来我今晚就想和你说这件事的……”

    他让白管家遣散了佣人,就是想和她说这件事情。

    可……似乎晚了一点。

    “是因为我发现了吧?”

    苏小柠苦笑一声,在他怀里剧烈地挣扎了起来,“如果不是我发现了,你是不是还要继续瞒着我,骗着我?”

    “不是。”

    他紧紧地将她扣在怀里,吻着她的耳垂,“苏小柠,你听着,不是!”

    “我有我自己的理由,我不是故意要骗你。”

    “在娶你之前,我已经伪装了十三年了,我不可能刚认识你,就和你说明一切。”

    苏小柠闭上眼睛,“所以,归根结底,你对我还是不够信任。”

    她执拗地甩开他的手,“那天顾紫瑶和我说,她比我还了解你,还特地问了我对你的眼睛怎么看。”

    “我以为她是故意这么说,让我误会你,在挑拨离间。”

    “但是我现在才知道,她其实是在炫耀。”

    “我这个枕边人,还没有她对你了解地多!”

    “既然顾紫瑶这么了解你,你当初为什么娶我,为什么不娶顾紫瑶?”

    她不是不能忍受墨沉域瞒着她,而是,他的这个秘密,连一个平时和他接触不到的顾紫瑶都一清二楚。

    她自诩是最了解他,最信任他的人,却一直以为他是个瞎子。

    甚至,下午的时候,她还在为秦朝暮说他可以治愈而欢欣鼓舞。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自己,在他们眼里,大概就是个傻子吧……

    她越想越觉得委屈,越想越觉得不甘心,眼泪止也止不住。

    墨沉域除了抱着她,什么都不能做。

    虽然结婚才一个多月,但他对她的执拗也是有所了解。

    她钻进牛角尖的时候,谁都拉不回来。

    况且,现在的她太冲动,太激动,他和她说再多,她其实都听不进去。

    他知道现在最好的方式是让她冷静下来。

    可,他不知道怎样她才可以冷静。

    他自诩有天赋,从小到大,不管是什么样的课程,不管是哪方面的知识,只要他愿意,他都能做到最好。

    可爱情这门课,没有人教过他,他也不曾去学过。

    等到真正实践了,才发现自己这么糟糕。

    他一直以为他在帮助她解决她所有能遇到的问题,却没想到,她最大的心病,是他。

    “小柠。”

    “你放开我。”

    苏小柠挣扎着从他怀里跳出来,他紧紧地抱着不松手。

    “你放手。”

    她瞪着他,“还想继续做我老公你就松手!”

    男人看着她,半晌,松了手。

    少女起身,走到餐桌旁将自己的白T拎起来套在身上。

    转身的时候最终还是于心不忍,“那个鱼,我特地给你做的,为了感谢你这几天对我叔叔家里的照顾。”

    “趁热吃了吧。”

    墨沉域抿唇,“你去哪?”

    她去哪?

    苏小柠抹了一把眼泪,她也不知道她现在能去哪。

    她曾经以为这里以后就是她的家了,她把所有的东西都搬了过来。

    包括这次回乡下,她也把好多年少的时候用过的东西都搬过来了,因为这里以后才是她的家。

    而如今呢……

    这个她一心当成家的地方,却容不下她。

    她一心一意想要照顾一辈子的男人,却没有把她当成自己人。

    外面的雨很大。

    苏小柠落魄地走到门口的时候,手被人拉住了。

    她回头,双目无神地看着他,“放手。”

    墨沉域皱眉看着她,将一把雨伞塞到她手里,“别着凉。”

    苏小柠苦笑了起来,“难得墨先生会关心我这个外人。”

    “你不是。”

    男人目光深深地看着她,“早点回来。”

    苏小柠苦笑了一声,将雨伞扔在地上,转身冲进了雨幕里。

    他……连阻拦都没有。

    虽然就算他拦了,也拦不住她。

    墨沉域闭上眼睛,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

    ————

    大雨覆盖了城市的夜晚。

    苏小柠走在大雨里面。

    她的身后,穿着一身藏蓝色的少年举着雨伞,亦步亦趋地跟着。

    苏小柠苦笑了一声,“你回去吧,不要跟着我了。”

    少年却狠狠地摇了摇头,继续跟着。

    他执拗的程度,和她有一拼。

    苏小柠苦笑了一声,干脆就不劝了,继续茫然地走在雨里。

    她不知道墨沉域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自己亲自追出来,却让不言这么跟着她。

    没有把她当成自己人,却让不言没日没夜地跟着她。

    他到底在想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一辆黑色的卡宴在她身边停稳。

    车窗降下来,露出顾森之无奈的脸,“你可真让我一阵好找。”

    他抬眼看了一眼周围的建筑,“没想到你们一个女人一个孩子,走的还挺快嘛,都走到这里来了。”

    言罢,他打开车门,“上车。”

    苏小柠皱了皱眉,“我干嘛要上你的车?”

    男人轻笑,“你倒是没什么事儿,你身后的小家伙都成落汤鸡了,你不心疼你自己,也得心疼心疼他啊。”

    苏小柠一怔,回头一看。

    不言的身上,已经湿透了。

    可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地一言不发。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就……上车吧。”

    她自己倒是没什么事儿,不言这么小,感冒了就不好了。

    两人上了顾森之的车之后,顾森之将他们送到了不远处的一栋别墅里。

    “这是我没出国的时候住的地方,有点旧,将就住几天吧。”

    男人一边苦笑着开门一边摇头,“反正过不了几天,你就得被墨沉域那家伙接走了。”

    苏小柠微微一怔,“你……和墨沉域认识?”

    “何止是认识!”

    顾森之撇了撇嘴,将一块毛巾递给苏小柠,“我可是为了他赔上了我好几年最好的年华呢!”

    “他给我的那点工资,都不够塞牙缝的。”

    苏小柠一怔,这才反应过来,面前这位男人,不是什么邻居,也不是什么走错的,而是墨沉域的下属。

    她抿唇,赌气在沙发上坐下,“是他让你把我接到这里的?”

    “聪明。”

    顾森之打了个响指,“他说你现在肯定不想回家,也不想见到他,总要有个落脚的地方。”

    “所以就让我把你接过来了!”

    说着,男人笑眯眯地看着苏小柠,“吵架啦?”

    “考虑考虑,和他离婚嫁给我?”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枕上婚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千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纾并收藏枕上婚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