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苏小柠转身就要回厨房,两个佣人连忙上去阻止,“太太,不用了。”

    她们领了工资就是要每天来墨宅做早饭的,苏小柠全都做了,被先生知道了,她们岂不是要失业?

    “太太。”

    其中一个佣人有些不满地开口,“我和李嫂是负责这里的早餐的,您初来乍到,对先生的饮食习惯都不了解,还是不要添乱了。”

    另一个佣人连忙附和,“是啊,张妈说得对,太太您就不要随便下厨了。”

    “先生是不吃这种早餐的。”

    张妈鄙夷地看着苏小柠做的那些寡淡无味的早餐,“先生这样身份的人,从来都是牛奶火腿三明治的,太太您给他准备的这些米粥咸菜,是不是太土气了点?”

    苏小柠红润的小脸上涌上了一层讶异,最后变成了一片灰暗。

    她低下头嗯了一声,“你们说得对。”

    有钱人的确都喜欢有格调的东西。

    在学校的时候,那些稍微有点钱的同学都不去食堂和他们吃清粥小菜的,更何况墨沉域这样身份的人呢?

    她真是糊涂了。

    半晌,女孩调整好心情,抬起头明媚地冲着张妈笑了笑,“那我去扔掉吧!”

    李嫂一怔,张妈都说的这么过分了,这位小太太不然没有生气,甚至还要主动去倒掉?

    看了一眼餐桌上还在冒着热气的早餐,李嫂于心不忍,连忙上前去拦住,“太太,倒了怪浪费的,给我们这些下人吃吧,您以后不要再做了。”

    苏小柠犹豫了一瞬,“好。”

    “我上楼了。”

    言罢,她转头,鼻腔中钻入了一抹的酸涩。

    在这个家里,她好像不怎么受欢迎。

    ——————

    卧室里里,那个面容清隽的男人睡得很香。

    苏小柠趴到床边,看着男人脸上斧凿般的线条,咬住嘴唇低声嘟囔:“你们城里人就是矫情!”

    “早餐吃什么牛奶火腿三明治!”

    “我都没吃过三明治!怎么可能会做嘛……”

    在嫁过来之前,婶婶千叮咛万嘱咐,说一个女人,要么在床上满足老公的需求,要么喂饱他的胃,这样婚姻才能幸福,才能长长久久。

    结合昨晚的事情和刚刚厨房的一切,苏小柠越想越委屈。

    她才刚结婚,不想以后的生活变得不幸福啊。

    昨晚墨沉域亲了她一会儿就没有继续了,她还忐忑地想着他身体不好,不做也没关系,反正她厨艺好。

    可如今,她的厨艺也被嫌弃了。

    那是不是,只能从床上的事情下手?

    “喂。”

    她抿唇,目光盯着看着他高挺的鼻,“你再不醒的话,我就亲你了。”

    墨沉域修长的眉睫动了动,却没有睁眼。

    看着男人冷峻而迷人的俊脸,苏小柠心脏开始狂跳。

    她俯**子,几次想要问下去,最后都放弃了。

    最后,她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地退了回去。

    算了算了,也许婶婶说的不准呢,幸不幸福和上不上床又不是有必然的关系。

    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电话是婶婶林娟打过来的。

    苏小柠拿着手机跑到洗手间去接听。

    “小柠,昨晚一切顺利么?”

    电话已接通,那头的林娟就直接开门见山。

    洗手间的门虚掩着,林娟的声音和苏小柠如山涧清泉般的声音一字不落地传出来:“不是很顺利。”

    “不顺利?你们没做?”

    “没……”

    “小柠。”

    电话那头的林娟语重心长,“你要记住你现在的身份,你是墨家的儿媳妇,你的首要任务就是要给墨家开枝散叶。”

    “千万别忘了,你答应过人家,要两年之内给墨沉域生个孩子的事情啊!”

    苏小柠认真地握紧了手机,“婶婶您放心,我不会忘的。”

    她只不过是第一次结婚没有经验而已。

    “我一定会努力给他生孩子的!”

    得到她肯定的回复,林娟舒了口气,“还有,别总是他啊他的,你和墨沉域已经结婚了,要叫老公!”

    一抹绯红爬上她的脸,“我知道了……”

    话音刚落,卧室响起了开门的声音。

    苏小柠以为是有佣人开门进来了,怕佣人吵到墨沉域睡觉,便连忙挂断了电话出去。

    卧室里空荡荡,床上的墨沉域和门边的轮椅,都不见了。

    苏小柠追出去。

    楼下的餐厅里,一身黑衣的男人正慢条斯理地坐在餐桌前吃早餐。

    他眼睛上依然蒙着黑绸,看上去神秘又遥远。

    “太太,过来吃早餐!”

    见她下来,张妈连忙热情地招呼苏小柠过去,“尝尝我做的合不合您的胃口!”

    那热络的态度,让人完全无法和之前刻薄的样子重合起来。

    苏小柠乖乖地下楼。

    餐桌上,摆着的是苏小柠从来没有吃过的火腿牛奶三明治。

    经过早上的事情,苏小柠对这不符合她审美的早餐,怎么都下不去嘴。

    忽地,她想起早上她好像在冰箱里放了一小份凉拌的小菜。

    墨沉域不喜欢吃,她自己吃总可以吧?

    于是,少女起身一路小跑去了厨房,将小菜拿到自己的位置前,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在吃什么?”

    隔着宽大的餐桌,墨沉域皱眉问道。

    苏小柠扁了扁唇,“你不喜欢吃的东西。”

    男人淡笑,“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

    苏小柠撇嘴,声音单纯地不掺杂一丝的杂质,“张妈说的。”

    站在远处,张妈只觉得身上一冷。

    脸上覆着黑绸的男人动作优雅地端起牛奶杯抿了一口,“张妈说的,我不喜欢?”

    “对啊。”

    他低沉的声音里带了几分玩味,“冰箱里为什么会有我不喜欢的东西?”

    苏小柠有些抱歉地抿了唇,“是我……”

    “我没弄清楚你的喜好,不知道你不吃这种土里土气的东西,就按照我平时吃的给你做了……”

    “这样?”

    墨沉域慢条斯理地将牛奶杯放下。

    玻璃质地的杯子和餐桌接触,发出的声音清脆中带着危险的意味,震得张妈差点直接跪下。

    男人低沉的声音冰冷如寒冬,“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原来是不喜欢你做的东西的。”

    苏小柠还没反应过来他这句话的意思,她面前的小菜就精准地被他拖了过去。

    墨沉域假意执起筷子探了探,便精准地夹起了那份小菜尝了一口。

    是他从未尝过的味道,酸酸甜甜中带着一丝的辛辣。

    “手艺不错。”

    他动作优雅地将筷子放下,“张妈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我不喜欢吃这些的?”

    小丫头一大早气呼呼地上楼,趴在床头说他矫情,是因为在张妈这里受了委屈吧?

    男人声音里的寒意,让张妈打了个哆嗦,下意识地躲到了李嫂身后。

    墨沉域继续开口,“张妈不说话,是觉得,不需要跟我这个瞎子解释么?”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枕上婚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千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纾并收藏枕上婚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