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是真的,若不是遇到盛永迎,您后来根本不可能收到我传的信,我也可能早就已经死了。甚至,那种情况下落到伏庞国皇室之人手里,我都不知道自己会经历什么?”

    祖弢听言,脸上有动摇。但是,他的骄傲不允许他低头,他不想承认自己这十几年都想错了。

    “爹,伏庞国皇室确实伤害了我。不过,您不是也已经把他们灭的差不多了吗?能不能到此为止?那些害人的药就不要再做了。也许,有生之年根本就做不出什么长生不老之药。”

    祖忻看着祖弢,微微上前一步,声音放轻,“爹,难道您要看着二哥沉浸在这样的生活里吗?二哥现在变的好可怕。如果二哥再这么继续下去,爹,天下人不会容许他再残害无辜的。”

    “现在江湖上就有很多人在传咱们缘笙谷不人道,更是有很多人都知道了缘笙谷的位置。”

    “爹,您想想,那些失去妻子和孩子的男人会甘心吗?他们的女人和孩子都死了,怨气越来越大,怒火也会高涨。到时候如果这些人不管不顾的冲去缘笙谷,爹想过后果吗?”

    “爹,放手吧,让二哥也停手吧。你们这样,我真的不敢回去。我闭上眼睛就觉得周围有很多冤魂在对着我哭,我真的不想回去。现在的缘笙谷太陌生了,陌生的让我想要逃离。”

    听到这些话,祖弢心中一震,眼帘不自觉颤抖了几下,抬眼看着祖忻,脸上渐渐浮现出一股深沉的沧桑。

    “那些药,真的研制不出来吗?其实......”

    其实,他研究那些药是怕自己活不到女儿醒来。

    如今自己的女儿已经醒了,那些药真的还有必要继续吗?

    “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研究不出来。任何事物都有它的生长规律,走到最后都是消亡。”

    “而你们用婴儿的器官,就算暂时看起来有效果。但是,那些吃药过多的人其实也会提前消耗过多精力死亡。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缘笙谷前段时间那么安静就是因为有大量的人莫名其妙死亡,对吗?”

    祖弢听完盛浅予的话,垂眸,是一种默认。

    “爹,您就不要一错再错了,我答应您,等浅予成亲后,我就回谷陪着您,以后也尽量不出来了,好吗?”

    祖忻说着话走到祖弢身边,轻轻拉住祖弢的胳膊,“爹,咱们已经错过十几年的时间了,难道您真的不想多抽时间陪陪我们吗?”

    祖弢长叹口气,转身拍拍祖亦舒的手,“爹明白了。不过......”

    “不过什么?”

    “你二哥那边恐怕没那么好解决。”祖弢好像是放弃了。其实,这句话也代表他把所有事情都推到祖亮恒身上。若是祖亮恒不放弃,那些事情还会继续。

    “爹!您一定有办法的,对吗?”祖忻脸上真的有些着急了。

    盛浅予拧眉,看向站在祖弢后面那些神情冷漠的老者。

    她明白了,不是祖弢不想放弃,而是这件事已经做到现在,能不能放下已经不是他一个人能决定的事情了。

    吱呀~

    大门被推开,容逸大步走进来,扫了一眼院子里的人,站到盛浅予身边。

    “诸位如果坚持不放弃,那么,我以东容国皇上的身份召集其他三国以及江湖门派一起进攻缘笙谷。另外,谷中几座山的事情也会传遍整个天下,届时,不管愿不愿插手的人,大约都会过去。诸位以为如何?”

    容逸口中所说的那几座山是指谷中的金矿山。

    容逸话落,那边一直保持脸色不变的几个老者终于不淡定了!

    “东容新皇好大的口气,刚刚登基便给我缘笙谷下马威!”一个老者冷哼着道。

    容逸神情不变,比起几个脸色难看下来的老头不知道镇定了多少。

    “下马威谈不上,至少能集结四国之力攻进去。相信这位老者也知道我们手中有不少迷迭烟。而你们喂出来的那些不死人估计都撑不多久。到时候,我们四国瓜分那几座......”

    “够了!容逸,你以为你说的话那些人都会相信吗?我缘笙谷名声在外,可不是一般人敢招惹的。别说江湖之人,你恐怕连朝廷上的人都动员不了。”

    “啧啧,说什么呢?还需要他动员吗?我北湛的勇士好久没打过仗了,手都痒了,我们自己去。”

    湛王吊儿郎当的姿态进门,开口直接给说话的老者一个肯定的答案。

    老者看到湛王,脸色瞬间变了变。

    他刚刚还说容逸召集不到人,如今新任的北湛皇就表示会跟着一起去。

    北湛皇会去,另外两国肯定也不会坐视不理。

    西向国可能离的比较远还好说。

    可,就算如此,三国的军队,再加上那些听到风声的江湖人,这些已经不是他们缘笙谷能应付的了。

    最主要的还是用迷迭烟打头阵,他们只能后退,后退,最后到没有退路!

    想清楚了,老者紧闭着嘴角不语,脸色不是很好看。

    祖忻趁此机会开口,“爹,各位师伯,师叔,缘笙谷是传承了几百年的医学圣地,难道你们想看着缘笙谷成为众矢之的,最后再看着它毁在咱们手里吗?”

    祖弢表情一变,那边几个老者脸上全都露出了退意。

    沉寂了片刻,祖弢脸色一定,“好了,我们这就回去阻止恒儿。”

    “忻儿,你暂时留在这里,等,几个月后,我来接你回谷。”

    祖弢看了一眼盛浅予,什么都没说。

    他知道盛浅予的性子,已经没什么可说的。

    祖忻脸上缓缓溢出笑,转头对门外喊,“大哥,大嫂,征毅,你们都进来吧,爹答应了!”

    刚刚没让他们进来是怕祖弢对他们发火,到时候没办法劝说爹。

    毕竟,这一次离开,是祖亮琨把人带出来的。

    大门外,祖亮琨带着程氏等人进门,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爹,咱们一起回去阻止二弟,缘笙谷真的不能一错再错下去了!”

    祖弢颔首,“好。”

    *

    缘笙谷那边的事情全都交给祖亮琨盯着,盛浅予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养身体。

    容逸让人把靠近御书房的宫殿重新休整了一遍,之后让盛浅予搬了进去。

    当然,祖忻也跟着进了宫照顾盛浅予。

    容王妃和容王爷还是住在王府,廷煊大部分时候也都住在王府和容芷滟的三个孩子一起学习,习武。

    朝廷中虽然有些人很不满后宫只有盛浅予一人,却暂时没人敢提半个字。

    新皇登基,三把火还没烧完,谁都不敢这个时候出头。

    容逸登基第一件事就是彻查平日里那些没有作为的官员,已经斩杀了好几个。

    一时间,那些做了亏心事的官员人人自危。

    相反的,百姓对容逸这个皇帝却口口声声赞扬。

    容逸的动作很是雷厉风行,朝野上下的面貌越来越不一样。

    盛浅予有时候会提一些意见,容逸认真思考后也会实施。

    时间缓缓走着,盛浅予的肚子也渐渐变大,容逸看着,慢慢的把朝政的事情全都交给容王爷暂时管着,他自己大部分时间都陪着盛浅予。

    “九个月了,姑娘这脚经常肿着,要少走点路才行。”

    盛浅予斜靠在一个圆枕上,边嬷嬷强制性的把她的鞋脱了帮着揉。

    “嬷嬷,我都习惯了,真的没事,晚上睡一觉就消了。”

    “那可不行,皇上看到了又要心疼。”

    盛浅予抿唇一笑,脸上带着幸福,“让他来给我揉,本姑娘可是怀着他的孩子。”

    边嬷嬷笑着,“老奴可不敢吩咐皇上。”

    “什么不敢吩咐朕?”容逸抬脚进门,直接坐到盛浅予身边,自然的拉起盛浅予的手。

    边嬷嬷站起身,行礼,“老奴见过皇上。”

    “边嬷嬷不用多礼。”

    盛浅予甩了甩容逸的手,“我的脚有些肿,你帮我揉揉。”

    容逸温润一笑,带着宠溺,“好。”

    换了个位置,容逸抱起盛浅予的脚帮着按摩。

    边嬷嬷看此,福身,悄声退了出去。

    “廷煊怎么样?自己一个人学习可还习惯?”

    廷煊这两日刚被接进宫,几位太傅负责教廷煊,伴读到现在还没选,她有些担心廷煊不适应,每日都让容逸去看着。

    要不是她身子不方便,容逸和祖忻他们都不让她走那么远,她肯定亲自过去看看。

    “放心吧,这两日大部分时间都让他跟着弓持练武,轻功已经入门,将来肯定比我强。”

    闻言,盛浅予满脸骄傲,“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生的。”

    “也有我的份。”容逸争功劳。

    盛浅予瞪眼,表示不服,“我儿子之所以这么优秀,是因为从小就见多识广。”

    想当年她带着廷煊横跨半个东容国再加上一整个南乔国,真的算是见多识广了。

    容逸闻言,忍不住一笑,“是是是,全是你的功劳。”

    “本来就是。”

    容逸轻笑,低头给盛浅予揉脚,心里犹豫着要不要把那件事告诉浅予。

    盛浅予身子微微动了动,伸手从旁边盘子里拿出一颗酸梅塞进口中,然后单手支着脑袋,看向容逸。

    看着有些出神的容逸,盛浅予挑挑眉,“有什么事?”

    容逸抬眸,“确实有点事,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盛浅予听言,脸上的悠闲消失,眸色轻闪,把口中的酸梅咽下去,“是关于古若师兄的吗?”

    她现在心里唯一惦记的就只有这件事了。之前祖弢离开的时候她就让人问古若的情况。

    后来祖弢回谷强制性的把祖亮恒控制住,那个时候也知道二舅母其实一直是站在他们这边。

    只是,传信说古若师兄的情况很不好,他开始呕吐。

    也就是那些活不下去的人会有的先兆。

    她曾经见过那样的场景,当时那些从郊外救回来的呆呆的人后来就是那样。

    呕吐之后用不了多少时日便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是。古若在八日前医治无效,已经去了。”

    闻言,盛浅予眼眶一热,“没了吗?”

    “你别激动,这个结果其实咱们早就想到过不是吗?你也知道,那些药根本没有办法解。”

    容逸换了个位置,半拥住盛浅予安慰着。

    盛浅予深吸了几口气,缓了缓情绪,没让自己哭出来。

    大概没有看到那样的场景,她的情绪也没有那么的激烈。

    加上现在怀着身孕,她知道自己情绪波动太大对孩子不好,所以尽量的控制住自己。

    “缘笙谷那边已经彻底安静下来了吗?”

    “差不多了,已经半年时间,吃过药的差不多全都没了。祖亮恒很是执迷不悟,被单独关起来了,其他人都已经恢复正常生活。”

    “那江湖上还有传言吗?”

    “传言倒是没有了,很多人倒是对缘笙谷生出了不满。祖弢宣布闭关,彻底把所有事情交给你大舅舅了。你大舅舅已经正式宣布,等你娘回去后缘笙谷就隐世,除非特殊情况,以后谁都不能随意出谷。”

    盛浅予抿唇,沉默了一会儿,身子低下,趴在容逸怀中,什么都没说。

    对于缘笙谷来说,这个结果已经算是最好了。

    至于那些死去的人,如果真的有来生,希望他们都不要再遇到这样的事情。

    “对了,唐渝薇恢复的怎么样了?”

    三个月前她带着胡太医,金子,加上祖忻帮忙做了手术,过程很艰难,结果却出乎意料的非常好。

    “应该挺好,若是有问题,唐尚书肯定来找你了。”

    “说的也是。”

    *

    转眼一个月过去,怀胎十月,盛浅予顺利生下一个男孩。

    知道孩子的性别后,盛浅予倒是想到了之前天皈说的话。

    小将军吗?也挺好。

    廷煊对于这个弟弟很是好奇,以前最爱呆在练武场,现在有时间就趴在床边看着弟弟,更像是在看自己的大玩具一般。

    盛浅予对于兄弟两人和谐相处的画面倒是很欣慰,至少廷煊很顺利的接受了这个小家伙。

    深秋坐月子,除了不能洗漱,总体来说还是很享受的。

    祖忻的精心照顾,容逸的精心陪伴,廷煊也懂事的守着她。

    在她还没出月子的时候,容逸就迫不及待的开始准备两人成亲的事情。

    封后大典的时候比较简单,容逸说成亲的时候就张扬一次。

    而容逸所为的张扬就是......

    “乔铭宸?芊凝?!”

    “大舅舅......”

    “泉叔?郭叔?!”

    “孔大哥......沁儿?!”

    “姜叔,姜婶?!”

    “湛沂辰?!好像没请你?”

    “哼!你以为我想来?”

    “那你回去吧?”

    “盛浅浅,你找揍?”

    “你敢吗?”

    “......”

    “湛沂辰,你也老大不小了,什么时候成亲?该生个孩子了吧?要不你北湛岂不后继无人了?”

    “哼!别操心朕的事了。盛浅浅,要不你送我一个儿子?反正你有两个。”

    “滚蛋!”

    “那朕认你儿子做干儿子吧。”

    “想得美!”

    热热闹闹中到了年底,同样也到了两人成亲的日子。

    一大早,天还没亮,盛浅予就被边嬷嬷拉起来沐浴,更衣,梳妆,打扮。

    大红色的衣服穿在身上,盛浅予看着镜子里面色红润的自己,勾唇一笑。

    “姑娘,张小姐,任小姐她们来给您添妆了。”

    “嗯,请进来吧。”

    盛浅予声音落,张茜和任欣懿随着进了房间。

    “浅予,今日以后我终于能叫你一声表嫂了。”张茜把一个锦盒放到旁边的桌子上。

    “你想叫的话随时都可以,我答应就是了,难道你还怕我害羞?”

    “噗~浅予,你也害羞一下嘛,表哥知道你根本就没有那么温柔吗?”

    “当然知道。”盛浅予拉着张茜坐下,“你也别调侃我了,等你和松威成亲的时候看我放不放过你。”

    “啊?我错了,我不说了。”

    盛浅予笑着,看向走近的任欣懿。

    “臣女见过皇......”

    “好了好了,今日我是新娘子而已,没有那么多规矩,快坐下。”

    “好。”

    三人坐着说话,后面越来越多的小姐们过来添妆,多的几乎整个院子都装不下了。

    盛浅予是皇后,更是东容国唯一的女主人,此时不巴结更待何时。

    于是,不管平日里有没有交集的人全都涌了过来。

    好在边嬷嬷早就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提前收拾出了几间暖阁。

    热热闹闹中,吉时很快到来。

    祖忻红着眼睛拉住盛浅予的手。

    “还没好好陪你,你就要嫁人了。”

    盛浅予弯身抱了抱祖忻,“娘,你以后每年都可以来找我,或者每隔一年你就过来住一段时间,咱们以后又不是不能见面了。”

    “对,今日是你的大喜日子,娘不哭。”祖忻抹了抹眼角,拿过婢女托盘中的盖头,“娘帮你盖上。”

    “好。”

    盖头盖住,盛浅予只能看到脚下一点点位置。

    被喜婆搀扶着出了房间,然后仇起蹲在门口,“师妹,上来,我背你。”

    “好。”

    这边祖亮琨和祖征毅等人站在门口,看到新娘子被仇起背着走近,所有人都安静了一下,视线被那个一身红衣的女子吸引。

    容逸眼神微动,抬脚大步上前,走到仇起身边,直接伸手把盛浅予抱进怀中。

    “交给我吧。”

    仇起直起身,酷酷的脸上没有笑容,“好好对师妹。否则,你东容国别想安宁。”

    容逸直视着仇起,声音低沉,“师兄放心。”

    仇起眼帘动了一下,没再说什么,后退一步。

    容逸抱着盛浅予,被众人簇拥着出门。

    把盛浅予放进花轿,容逸坐在高头大马上,沿着京城的四条主街转了一圈,然后从南门入宫。

    皇宫中,百官大臣及其家眷早就等在宫中。

    帝后成婚,所有大臣全都到场见证。

    原来去了盛府的人这会儿也全都进了宫。

    今日的皇宫不仅有两国皇帝在,还有很多江湖人,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相信以后也不会有。

    轿子直接入宫,停在午门外,然后容逸抱着盛浅予一路进宫。

    两人拜堂的地方设在金銮殿。也只有这里才显得郑重,这更是容逸对盛浅予的一种重视!

    三把椅子摆在高堂位置,容王爷,容王妃和祖忻并排坐着看跨过火盆进来的两人,笑着点头。

    百官大臣等人站在两侧看着,殿内渐渐安静下来。

    那边喜官开始唱和......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哦......”

    “恭喜恭喜!”

    “皇上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盛浅予被容逸抱着进了洞房。

    把盛浅予放在床边坐着,容逸转身,“拿玉如意,现在就揭盖头。”

    喜娘不敢反驳,这原本应该晚上揭开的,既然皇上开口,她照办就是。

    揭盖头,喝交杯酒,一堆的礼仪后,所有人都出去。

    盛浅予缓缓吐出一口气,看着容逸的眼神柔柔,眼底闪过恶作剧,开口,声音娇娇滴滴,“夫君。”

    容逸听到这句,嘴角忍不住上扬,“调皮。”

    “嘿嘿,你去前面敬酒,让人把小宝抱过来。”

    容逸眸色一深,“如今天色也不早了,小宝有奶娘照看,浅予今日不用管。”

    盛浅予看着抱住自己并且越靠越近的男人,脑袋微微往后仰,“天都没黑呢,你快出去。”

    容逸自然不听,“那些人不需要本王敬酒。”

    “那也不,唔......”

    全文完

章节目录

农门旺女正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乖乖文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乖乖文文并收藏农门旺女正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