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兴奋的跳了起来,二话不说抄上家伙带众人追了去。

    根据监控里身影移动的轨迹,众人找到了其藏身地点。

    顾芊夕眯了眯眼:好你个小贼,偷到我老公书房来了。也不打听打听,我可是护夫狂魔。

    她无畏的指了指书房的门,示意大家一起上

    而下一秒,嘶喊着冲进书房的众人集体禁了声

    她也傻了眼:“老,老公?”

    半靠在飘窗边的男人,脸上敷着面膜,波澜不惊的侧头看向她:“你,有事?”

    顾芊夕怔愣几秒,示意在场无关人员统统撤出房间。

    “额,那个……我的面膜好用哈?”

    苏晨昀又正过了脸,直言道:“还行。”

    顾芊夕:……

    那是很贵很贵的,孕妇也可以用的。

    苏晨昀是有多在意那张精美的脸被岁月刻上皱纹,她又不会嫌弃他。

    没等她说什么,慕景沛夫妇走了进来,刚才闹出那么大动静,长辈是要来查看的。

    安苏晗看到靠在飘窗边做面膜的儿子,一个白眼翻了去:“阿昀,夕夕都没你这么矜贵,你们这又是闹什么?”

    顾芊夕和老公的小闹剧,自然是不想惊动婆婆的,不然每次挨骂的都苏是晨昀,她看着心疼。

    “刚才许多人吵吵闹闹是干什么?”慕景沛也威严问道。

    苏晨昀拿下了脸上的面膜,他也想不出老婆带着一群人冲进来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要找借口把场面撑过去。

    顾芊夕见公公也皱了眉,那颗担忧老公的心更上一层楼。

    “妈,是这样的。”救夫心切的她这回主动解释:“他怕我出门摔了,回家给绊了,所以打算让我从此以后就前呼后拥的进出门。”

    安苏晗:……

    慕景沛:……

    找这种理由,是她傻呀,还是他们傻呢?

    苏晨昀揉了揉眉间,替媳妇圆场:“妈,我是有这个想法,刚才只是演练一下,但效果不好。”

    安苏晗又把目光转向了儿子,心里一阵心疼:你也跟着你媳妇傻了?

    如果今天她和老公被这种幼稚的借口骗到不骂苏晨昀,那他们两口子以后在这个家的威严……

    “妈,是这样的。”顾芊夕感到婆婆已经开始酝酿,忙诚实解释:“因为我……我可能有了,所以昀昀他,他想全方位的照顾我,才有了刚才的演练。”

    因这句话,慕景沛夫妇的眼睛里泛起了光。

    什么事也大不过膝下又多了孙子孙女。

    安苏晗一把握住顾芊夕的手:“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晚餐时你们都不说。”

    顾芊夕有些不好意思:“想等明天拿到B超单再说的,没想到今晚动静有大,惊动你们了。”

    安苏晗微微弯了弯唇线,看了一眼儿子,对顾芊夕说道:“那以后做事就要跟稳重一点,工作上的事尽量让阿昀去做,知道了?”

    顾芊夕点头。

    慕景沛的目光也柔和不少,带走老婆的时候也不忘提醒儿子:“第一次当爹,没经验就咨询你那两个兄弟。还有,卧室区域的监控拆掉。”

    慕景沛舒心的带着老婆回房了。

    老二有个这么心疼他的老婆,连挨骂也要护着,他们两口子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苏晨昀送走父母,转身批评起了顾芊夕:“太太护我,这份心我很感激,但拿着怀孕这种事忽悠两个老人家,是不是不太好?”

    顾芊夕伸了个懒腰,一边回卧室一边说道:“我什么时候忽悠过人?有已经预约好了。”

    她懒懒的往卧室走,忽儿腰上多了一个力道。

    苏晨昀小心翼翼的扶住她,生怕她闪了腰。

    她对他笑了笑:“我这次可还是感觉,你要信吗?”

    苏晨昀抿唇笑道:“我宁可信其有……”

    顾芊夕呵呵笑了两声。

    苏晨昀想起一个萦绕的心中许久的问题:现在问,她心里不会有隔阂:“高知传媒的薛劲在你被谣言所困的时候鼎力相助,说他欠了你人情,你帮他做什么了?”

    顾芊夕一头雾水,摇头,“薛劲是谁?”

    苏晨昀俊眉微动搂着老婆往卧室方向走:“在你的谣言平息后,我准备付给他一笔费用,结果他说……欠了你一张机票钱,就用这笔费用抵。”

    话到这里,顾芊夕一拍脑门:“是他,旅行时候遇上一个乞丐,我说怎么那么霸道,原来人家有资本。”

    苏晨昀听不得她说别的男人霸道,捏了捏她的耳垂:“谁霸道,给你一次机会,重说。”

    不然,就算是孕妇,他也不会放过她。

    唉,这小气的男人。

    顾芊夕也乐了,抱住他的腰:“要说最霸道的,当属我男人。”

    苏晨昀满意的点头,这事勉强算过了。

    路过父母的卧室,顾芊夕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今晚的借口好牵强,妈爸居然这么容易就不生气了。”

    苏晨昀意味深长的说道:“他们也是一起走过风风雨雨的人,还曾因为年轻,差点错过彼此,什么重要在他们心里清楚得很。大哥三弟就算已为人父母,在他们眼里都是孩子,咱们又何尝不是。”

    顾芊夕有些明白的点点头,想起三弟:“慕晨翊他们去岦州祭拜云家祖墓也该回来了吧。”

    苏晨昀给老婆开了房门,把人稳稳的按在床上坐着:“他们两口子临时改变行程,要在岦州转一转再回来。”

    顾芊夕有些羡慕:“然然真幸福。”

    苏晨昀刮刮她的鼻子:“难道你感觉不到我对你的心意?”

    她笑了,点点头。

    自己也在蜜罐里,但别人的故事似乎更精彩。

    苏晨昀看了一眼窗台皎洁的月,说道:“父母执手白头,我们又何尝不是在追逐‘良辰景好,岁月安然’!”

    只有相守到老才能见到自己爱情的样子,试过才知:不带苦味的甜,是不正常的……

    【完】

章节目录

亲爱的特助小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淡墨锦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墨锦衣并收藏亲爱的特助小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