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 番外十 (完结)

    春芽和丁林林对视一眼,还没来得及说话,木枣花又上前一步,

    “春芽,我以前的确是对林林说了些不该说的话,其实,我也没存什么坏心眼,求求你,不要总抓着我不放……”

    说完,她眼中留下了一串泪水。

    春芽哂然一笑,她温声说道,“枣花,你想多了,你还没重要到让我时刻记挂的地步。”

    刘山美扑哧一声,也笑了,“真好笑,做错事,就该到公安局自首,然后好好改造,你来求春芽有什么用呢?她又不是观世音菩萨!”

    木枣花恨恨地瞪了一眼刘山美,

    “你们兄妹俩太坏了,就知道自己巴着春芽过好日子,都是一个生产队的人,你为什么就不想着我能好过一些?”

    刘山美眼睛都瞪圆了,“我的天呢,木枣花,我从来就知道你是个小人,却没想到你能狭隘到这种地步。”

    “她不是狭隘!”春芽冷冷地说道,“她根本已经自私到了极点。”

    木枣花呼吸微微一窒,她环视了一眼这间全医院最豪华的产科套间,想起当年自己生孩子时住的柴房,不由一阵心酸难当。

    她有心转头就走,却又在电光石火之间想起了丈夫那张阴沉沉的冷脸……

    木枣花扑通一下跪倒在地,

    “春芽,我求求你,你不帮我这个忙,我男人就要跟我离婚,我……”

    说没说完,她就失声大哭起来。

    丁林林冷冷说道,“张饭晖这种渣男人你还留着干什么?整个生产队的人都知道,他就没拿你当人看。”

    木枣花用膝盖急行几步,神色哀戚地说,

    “林林,不是这样的,他其实对我挺好……”

    “挺好的,骗鬼呢?”春芽不由分说地打断了她的话,

    “对你好,他会在外面另外买一个院子养小情人?对你好,能让你寒冬腊月,每天蹲在饭店摸冷水打下手?”

    木枣花嗫嚅嘴唇,强笑一声,“那是因为我笨,连帐目都算不好,炒菜也不会……”

    “这世界上什么东西不能学?”春芽噗呲一笑,

    “丁林林从一个村姑,变成国内知名服装设计师,还不是一步一个脚印学来的?她小时候是什么样子,你难道没见过?”

    “我也不相信你会笨得连账目都学不会,这种话,也就只有你自己相信!”刘山美脸上露出了一丝怜悯。

    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很之处,但她们毕竟是从小跟着木枣花一起长大的,刘山美忍不住劝道,

    “他既然说离婚,那就跟他离了吧,离开他,以你的勤劳,日后未必就不能过好!”

    “不,我不能离婚!”木枣花花放声大哭,

    “我爸爸不会放过我的,再说,村里的人,会怎么样看我呢?她们一定会嘲笑我!”

    因为木枣花嫁给了工农兵饭店的少东,她爹没少在村里嘚瑟,如果她离婚了,他还拿什么来吹嘘?

    “而且,他对我不好,主要是因为我生不出儿子,怪不了他。”木枣花神情急切地膝行几步,

    “我不能离婚的,春芽,求求你帮帮我这一次!”

    这种油盐不进的人,已经没有任何挽救的余地了,春芽漠然说道,

    “我帮不了你,也不会帮你!”

    木枣花顿时面如死灰,她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惨然一笑道,

    “我明知道你的心跟石头一样硬,却还是希望你看在打小一起长大的份上,能对我软和一次……”

    摇了摇头,郁春芽忍不住最后说了一句,

    “我现在不帮你,就是对你好!你如果还有半点脑子,就回去好好想想!”

    张饭晖薄情寡义,对她根本就没有一点夫妻情义,木枣花早点离开,对她只有好处。

    “可是,我一个什么也不会的农村妇女,离了婚能够干什么呢?”木枣花有些茫然地问。

    “做什么不行?哪怕是回村里种地,你都能够把自己的腰杆挺直了!”

    “种地?”

    一个男子的声音在门口外边响起,随着声音进来一个皮肤白皙,唇红齿白的男子。

    “不错,木枣花,你本来就是一个种地的,再回去种地驾轻就熟。”男子讥诮地将唇角上扬,

    “走吧,我们回去离婚!”

    来人正是她们正在议论的张饭晖。

    跟妻子的憔悴落魄不同,张饭晖一身得体的装扮堪称风度翩翩玉树临风。

    他头上,一如往常地打上了发胶,小分头一丝不乱整整齐齐。

    如同被一道雷劈中,木枣花顿时呆了,她痛苦地道,

    “当家的,我已经尽力了,你为什么还要说这种话?”

    常言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可是,这个男人,待她简直比仇人还残忍。

    “女儿我会抚养的,你不需要操心,以后,也不必去看她。”张饭晖神色没有一丝改变,他的语气却冷得掉冰。

    “那是我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下来的!”木枣花面露哀戚,

    “当家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这一生,她自认没有半点对不起这个男人,更加不明白自己的满腔热血,为什么竟捂不热他那一颗冰冷的心。

    “你……另外找一个人嫁了吧。”张饭晖丝毫不为所动。

    父亲出了事,他又从来没有认真学习厨艺,昌隆饭店势必要关闭。

    这样一来,木枣花连洗菜都干不了,留着她已经没有什么用了。

    木枣花的一张脸白得可怕,眼底却燃烧起一簇幽幽的火焰,她冷冷说道,

    “离婚可以,我要房子和孩子!”

    张饭晖瞬间震怒了,“房子和孩子?你真敢想!”

    春芽的声音在这时候响起,“她一个黄花大闺女嫁给你,任劳任怨为你生儿育女,你没有任何理由就想把她赶出去?”

    丁林林也缓缓地从凳子上站起来,她语气平淡地问,

    “你欺负我们村里的人之前,有没有问过我们狮沟大队的父老乡亲?”

    张饭晖似乎现在才发现这个背坐着的女子是丁林林,他眼睛掠过了一抹极力想掩饰的惊艳。

    眼前的女子,一头乌黑长发直至腰间,莹润如玉的鹅蛋洇染着一丝淡淡的桃红,那双眼睛像春水氤氲了烟雾。

    “林林,事情不是你所想像的那样……”张饭晖有些忘情地上前一步,

    “你听我说……”

    这个目光太让人讨厌了,刘山美快步上前挡住了他,

    “嗳嗳,林林是你叫的?小心她男人找你算账!”

    丁林林缓缓推开刘山美,“张饭晖,如果爱,请深爱,如果不爱,也请你好好离开,为什么做一个无耻卑鄙的人?”

    “我从来就没有爱过她!”张饭晖神情倏地激动了起来,

    “你拒绝了我,我当时就是想气一气你……”

    “你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害了自己就算了,还害了路人甲!”郁春芽目光投向眼睛变得通红的木枣花。

    这时候的木枣花,已经是一副憔悴苍老的中年妇女模样,跟初识时那个虽然有些小自私却活泼的女子判若两人。

    “你如果真的想通了要离婚,那我就帮你一把。”

    “不!不用你帮!”木枣花直起她有些佝偻的腰背,语气铿锵地说,

    “他一定会给我房子和孩子的,要不然,我告他重婚。”

    她也不是傻瓜,在张饭晖养情人的时候已经取得了证据,事到如今,她已经不再奢望这个男人能够幡然醒悟了。

    “那咱们就走着瞧!”张饭晖怒气冲冲拂袖而去。

    丁林林和春芽再度对视一眼,春芽在心底叹了一口气,她对木枣花温声道,

    “也怪我当年给你出了一个损招,让你到工农兵饭店打破一个碗,倒害你遇到了这个劫难,在离婚这件事上你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就说,我尽量帮你最后一次!”

    “春芽姐,你怎么能把这种事揽到自己的身上?”刘山美不满地说,

    “自己的人生自己负责,你当年明明劝过她要谨慎。”

    春芽的眼睛看向窗口处的雷默,她朝丈夫露出一个灿烂的笑颜,

    “能帮一把就帮一把,我幸福了,就看不得别人太惨,老天爷把雷默还给我,我很高兴。”

    逆着光的男子伟岸而高大,浑身似乎都沐浴在温暖之中。

    他一步步朝妻子走过来,心底仅剩的那一点点寒冰在不知不觉消融。

    这是他的妻,是他放在心里的宝,是他一生最爱的人。

    *完结,撒花,亲爱的们,告一段落,下本书再见了。*

章节目录

春芽的七零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墨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海并收藏春芽的七零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