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的冬天尤为寒冷,宁雨绮从公交车上下来的时候下意识将毛衣衣领拉得更高,露在衣袖外的双手也被冻得通红一片。

    在这过去的十多天里,宁母依旧处于昏迷状态,丝毫没有转醒的迹象。

    这段时间里宁雨绮四处借钱,可亲戚朋友因为薛铭的关系,谁都不肯再把钱借给宁雨绮一家。

    医院的催费通知单又下来了,明天就是最后期限,若是再不把前面的费用交齐,宁母随时有被赶出病房的可能。宁雨绮突然悲从中来,趁着没人注意偷跑进厕所哭了一回。

    从厕所回来的路上,宁雨绮故意用冷水洗了把脸,不让人看出她的失态。

    她朝着母亲的病房走去,只是刚到门边,就听一道熟悉的男声从房间里传来出来。

    “我是雨琦的朋友,这些补品是我买给伯母的。”那道声音格外的好听,温柔而又不是绅士风度,也让宁雨绮一瞬间慌了神。

    她站在门外,手指触上冰冷的门把手,却始终没有力气将门打开。

    也不知就这么在门外站了多久,里面突然传出她继父薛兆国的声音。

    “你这孩子真是太客气了,我们雨琦能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这句自谦的话其实并没多大毛病,可从薛兆国口中说出却只令宁雨绮觉得无比虚伪。

    她刚想在心里默默地翻了个白眼,突然门那边传来门锁转动的声音,“咔哒”一声,门被毫无预兆地打了开来。

    宁雨绮一脸怔愣地站立在门外,与陆念臻面对面站着,四目交接了几秒后,到底还是宁雨绮先败下阵来,难堪地把头低了下去。

    陆念臻似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却并未当着薛兆国的面多说什么,只道:“方便去外面坐会儿么?我有些话想问你。”

    没有预想中的苛责,陆念臻的声音温柔得仿佛含着一汪春水,却也让宁雨绮更加无地自容。

    半晌她终是点了点头,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回了句:“好的。”

    陆念臻就近选了家咖啡店,店里装修得十分温馨,暖气打得很足,与店外俨然是两个世界。

    他缓缓搅动着杯中的咖啡,故意装作漫不经心地问起:“现在可以说说为什么要不告而别了么?”

    “我没有......”宁雨绮小声地为自己辩解了一句,虽然连她自己都无法说服。

    陆念臻笑了笑,眉眼间却带着一抹苦涩。

    这十几天时间已经足够他将所有事情查个清清楚楚,他当然也已经知道宁雨绮匆匆回国的原因是什么,也知道最初几天她不接自己电话是因为手机丢了。

    可他始终想不通的是,宁雨绮明明后来已经买了新手机,补办了手机卡,可还是选择了掐断与自己的所有联系。

    他隐隐觉察出她是在逃避,却又不明白她在逃避什么,而这似乎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

    宁雨绮喝了口面前的冰水,因为之前哭过一回的关系,嗓子还有些沙哑。

    “我没有想要不告而别,如果我告诉你我有自己的考虑,你会相信么?”宁雨绮不敢抬头看他,她没想到有朝一日,她最害怕面对的竟然是陆念臻关切的目光。

    她说完这话后谁都没再开口,时间仿佛被人按下了暂停键,只有陆念臻面前的咖啡仍在兀自冒着热气。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宁雨绮以为自己和陆念臻之间最后的最后一丝关联都被自己斩断,陆念臻却突然伸手覆上她微凉的手背。

    “我信。”陆念臻的声音不高,但却无比坚定,仿佛说出口的是某种誓言,“只要是你说的我都相信,但在这之前有些话我还是想要告诉你。”

    宁雨绮的大脑早已是一片空白,就连被他紧紧抓握的手也忘了抽出。

    似乎只要遇上和陆念臻有关的事,她就会变得优柔寡断。

    一番斟酌后,她还是选择了解释,陆念臻追着她跑回国,她认为自己有必要给他一个交代。

    “我妈的情况很不乐观,薛铭的高额债款也没有着落,我不想你被牵扯进来。”宁语绮的语气染上落寞,似是难以启齿。

    陆念臻在听完她的解释后愣了几秒神,再开口时却突然勾唇一笑,不以为意道:“就因为这个?”

    宁语绮一愣,想不通陆念臻为何突然露出轻松的表情。

    她正要开口去问,陆念臻又轻笑了两声,幽幽开口道:“雨绮,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算事,或许你会觉得这是何不食肉糜,但对我而言确实是这样。”

    “我知道,但我不想再麻烦你了。”宁语绮并没有因为他的话开心起来,“这是个无底洞,就算你有能力一直来填补这个无底洞,我又怎么忍心......”

    宁语绮竟是一激动就险些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连忙把接下来的话咽了回去。

    陆念臻仍旧保持着抓握着她手的姿势,掌心出了层薄汗,可他就是不想松开,尤其是在听到宁语绮方才无意表露出的心声后。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只是你这些所谓的担心其实都是多余的。”

    陆念臻眉目带笑,很好地熨平了宁语绮的情绪,像是有种特殊的魔力一般,另她觉得心安。

    “放心,接下来的事情我会处理。”陆念臻没有明说,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咖啡涩口,可他阴霾多日的心情却终于放了晴。

    “雨绮,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想问你。”陆念臻望进她的眼里,“你,其实是喜欢我的吧?”

    宁语绮被人直戳心事,顿时闹了个满面通红,像是煮熟了虾子,窘迫得连话都说不连贯。

    “没......没有的事,我一直都是把你当做......”

    陆念臻终于收回了手,好整以暇地抱臂望着她,问道:“当作什么?”

    宁语绮哼哧哼哧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倒是脸上的红意更加明显,耳朵尖更是红得像要滴血。

    “我后来又去过那家中餐厅,听你以前的同事说你常常趁着空闲的时候偷看我。”陆念臻一直都是以翩翩君子的形象示人,把这么不要脸的一番话说出口他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不禁加快了语速问道,“是有这回事么?”

    宁语绮下意识想要否认,这种事情她怎么好意思承认?!

    可她的沉默就像是一种默认,给了陆念臻最大程度的安慰。

    陆念臻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因为感情的事忐忑不安,所有情绪都被一个人所牵扯,就好像宁语绮对他的喜欢是对他最大的肯定,是这世间最难能可贵的嘉奖。

    第十二章

    从咖啡店出来后,陆念臻送了宁语绮回医院,但他这次没再跟着上楼,只在楼下看着宁语绮走进电梯,就独自开车离开。

    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墨家别墅外,修剪整齐的草木被白雪所覆盖,倒也别有一番情致。

    温暖敞亮的客厅内,墨北琰双腿交叠坐在沙发上,见陆念臻进门也只是懒懒抬了下眼皮。

    “今天去见你刘叔的女儿了么?”墨北琰状似无心地问起。

    而他口中的“刘叔的女儿”正是陆念臻今天的相亲对象,刘娅静。

    陆念臻紧抿着唇,选择了沉默,因为他今天根本没有去见刘娅静,可他不知道该怎么朝墨北琰开口。

    一方面他不想辜负墨家人,尤其是墨北琰对他的期待,而另一方面他又不想违背自己的心意。

    “怎么?哑巴了?”墨北琰冷哼一声,其实刘娅静被他这个宝贝外甥放鸽子的事早就传到了他耳朵里。

    陆念臻正襟危坐,手指紧紧绞在一起的模样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是那般局促不安。

    墨北琰突然就不舍得再逗他,轻笑一声道:“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虽是这么问,可那态度却分明是他对一切都了如指掌。

    陆念臻虽然疑惑,却还是如实回答了他的问题。

    “舅舅,我喜欢上了一个人。”只要一想起宁语绮可爱的模样,他的嘴角就漾起了笑,语气也连带着温柔了下来,“我今天就是去找她了。”

    墨北琰耐心有限,直接道:“说重点。”

    陆念臻想了想,突然抛出了一句有如惊雷般的话:“舅舅,我想和她在一起,希望你能同意。”

    他不敢去看墨北琰,对于这个舅舅他一向是尊重又敬畏的。

    墨北琰点了根烟,意味不明地问道:“还有么?”

    陆念臻摇头,低着头的样子像是在等待着墨北琰的审判。他知道生在这样的人家,婚姻之事根本由不得自己,可为了宁语绮他还是想要努力一回。

    墨北琰若有所思地抽了口烟,青白烟雾间慢慢消散开,就见他从身后拿出一个古色古香的盒子,往陆念臻怀里一扔,开口道:“打开看看。”

    陆念臻抱着盒子有片刻的愣神,不知道墨北琰这又是何意,可还是依言照做了。

    盒子被打开的一瞬间陆念臻就再也移不开眼睛,注意力都被盒子里那枚祖母绿戒指吸引了去。

    “舅舅,这是......”

    “哦,你说这个啊。”墨北琰眼皮也不抬一下,依旧是那副对任何事都浑不在意的模样,“你妈妈当初的嫁妆,要传给她未来儿媳妇的。”

    陆念臻捧着盒子的手不住颤抖起来,难以置信地开口道:“舅舅你的意思是......你同意我和雨绮在一起了?”

    墨北琰啧了一声:“我同意有什么用,你先问问人女孩子同不同意吧。”

    陆念臻重重地点了点头,又听墨北琰接着道:“这孩子人不错,就是家里的糟心事有点多,不过我都已经摆平了,至于她那个混账哥哥嘛,被我找人收拾了一顿,料想他是不敢再张狂了。”

    这还是陆念臻第一次听他舅一口气说这么多话,而且还是与自己有关,当即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墨北琰说完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话多了,忙装作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哎滚滚滚,该干嘛干嘛去,别杵我眼前给我添堵。”

    他口是心非地对陆念臻下了逐客令,心里却是无比欣慰。他姐还在世的时候就一直把这孩子当心肝宝贝般宠着,自己又是看着他长大的,看他终于找到属于他的另一半,怎能不欣慰。

    陆念臻从墨家离开后就直接开车往医院赶去,那枚装有祖母绿戒指的盒子被他小心地放在了副驾座椅上,生怕有什么闪失。

    赶到住院大楼的时候正赶上电梯故障,可他一分钟都不想多等,直接赶走楼梯。

    宁母的病房在11楼,陆念臻跑到病房外时早已是气喘吁吁。他站在门外思躇片刻,像是做了番心理建设。

    只是他刚要抬手敲门,门却突然被人一把拉开,只见宁语绮一脸诧异地望向自己,不解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陆念臻喘匀了气,突然问道:“你之前说要请我吃饭,还作数么?”

    “什么?”宁语绮没想到他大晚上赶来医院问的竟是这事,一时有些哭笑不得。

    陆念臻见她不做声,故意道:“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宁语绮只好道:“没有,只是......”

    只是什么呢?她自己一时也说不上来,只觉得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直到被陆念臻带着来到江城最繁华的步行街,她还是有种恍如在梦境的错觉。

    今天的步行街分外热闹,每间店铺的门面都做了细心的布置,放眼望去都是粉色调,温馨又浪漫。

    宁语绮后知后觉地问道:“今天是什么重要的日子么?”

    “二月十四,情人节。”陆念臻边说边牵起她的手,紧紧交握在一起,两人的掌心间隔着那枚温润的祖母绿戒指。

    宁语绮缓缓抬手,但手被陆念臻抓着,让她看不见两人掌心间的那物是什么。

    “宁语绮,你不打算送我个礼物么?”今天的陆念臻一改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形象,像个孩子般问宁语绮讨要着礼物。

    宁语绮觉得好笑,又被他磨得没辙,突然眼神一瞥发现了角落里有个卖糖人的小摊。

    “送你个糖人好不好?”宁语绮并没报太大的期望,毕竟这么幼稚的东西,怎么看都和陆念臻的形象气质不符。

    谁知陆念臻一听这话却直接点了点头,回道:“好,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

    做糖人的大爷手法娴熟,不一会儿就做好一个递到宁语绮手里。

    “宁语绮,你送我的礼物我很喜欢。”陆念臻郑重其事地从宁语绮手中接过糖人,想了想又继续道,“作为答谢,我也送你一个礼物好么?”

    宁语绮没有多想,直接点了头,然后下一秒她就感觉右手无名指上被套上了个戒指。

    “宁雨绮,做我女朋友吧。”陆念臻没有单膝下跪,他知道宁语绮不喜欢这些虚头巴脑的事。

    他只是深情地望着她,眼里像是装着浩瀚星辰,以及一整个温柔的宇宙。

    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已远去,宁语绮陷进了他温柔的眼里,心脏剧烈地跳动着。

    “嗯!”宁语绮终于抛却了所有顾虑,重重点头,选择了听从内心深处的那个声音。

    “砰”的一声,烟花升腾至半空,炸成漫天的绚烂。

    璀然的星光之下,陆念臻一把将宁语绮揽进怀里,在她额头印下虔诚一吻......

章节目录

鲜妻引入怀:墨少,温柔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陌上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陌上瑾并收藏鲜妻引入怀:墨少,温柔点最新章节